蘭嶼雅美人的羊,能度海峽是奇事。寬廣的海域,羊怎能度過海域登岸,這篇奇異的故事,在百年前就流傳民間了,成為有名的牧羊人故事之一。
大約在八百年以前,紅頭部落有一個家族叫si(ra?)minaro sohovay,他們的長老是西米那如所吾法愛,伊瑪西哥部落祖先有名的歷史人物,為一級名人流傳民間。那時代的紅頭部落是imasik。奇異的故事就發生在這個家族。
這家族的羊,除了在蘭嶼島之外,大部分的羊都放牧在小蘭嶼jiimagaod。每一年的春季,他們不斷地去小蘭嶼探望羊群,其它季節是不良氣候,不易看顧羊兒。
吾法愛老人家選擇了吉利天,召集家族的男人,對他們說:「我們是好幾個日子沒去小蘭嶼看我們的羊群,恐誕生的小羊多,無法理清牠們做記號或公小羊清除不必要在身上的肉丸(註二),最近又是個連續的好天氣,明天務必去探望家財之羊。」家族人員聽了長老的話,當然沒有一個有異議的答應。雅美族早期社會,沒有一個反對長輩的話,因此他們合作的精神,非常堅強不破。
第二天,吾法愛家族坐上十人大船往小蘭嶼去,他是坐在船尾掌舵的。大船去哪裡往哪兒,都是他來指揮。船的快門油(註三),也是他摸開關。這艘大船在吾法愛的指揮下,很快地到達了目的地—小蘭嶼。
大船登岸之後,吾法愛在滴水不止的岩石洞中doazcip分配族人的工作;哪位負責doladang nana小山野,誰探望jirakowatokon大山嶺。哪幾位負責dosongna盆地山野等等其他人員的工作。他預定他們太陽倒在西方時(時間過了十二個鐘頭之意),回到原地dovanwa。吾法愛老人家是加入到jirakowatokon大山嶺的隊伍。他善用黃金祈福,招回在小蘭嶼四面八方遊閒的福,全部集到小蘭嶼島上。他的口語具有神力,能呼喚金、銀、珠寶等等。
之後,吾法愛家族人員,各個往負責的地點,登上山野去了。他們沒有帶什麼工具,僅佩戴一把短劍而已,在山野中尋找目標--小羊。
他們在山中,看到太陽已經走到西方了,就下山集合在原定的地點。人員都集中在原定地點之時,吾法愛老人家和跟隨的大兒西米那莫風等五人卻還未到。老人不是青年力壯的傢伙,當然以失去膝蓋的功能下山,加上小蘭嶼不是平地易走,均為倒下的岩石,不小心被岩石壓扁腦袋瓜,而永遠留在那兒。
「大家都到齊了嗎?」終於來到的吾法愛關心族人生命地說。「我們都有了,祖父akay,你看!一大網袋的小羊剪掉的耳朵,阿蓋,有很多小羊呢!」有一位家族小叮噹青年先說。吾法愛聽到青年人的話,知道這位青年有很好的前途。但他要明白的不是那句話,因為有預感自己的羊少了一群,所以他很想了解每組員的報告。
之後,有一組是負責dosong的人員說:「我們發現在負責的地方,羊群都不見了,我們這幾位到處尋找,可是都沒有,不知道牠們去哪裡了?」吾法愛沒即時回答,心裡有數,希望再聽聽別組的報告,「你們那一組,有沒有發現什麼?」吾法愛老人家想了解他們地說。「我們沒發現什麼情況。同樣我們有一網袋羊耳,帶回家吃。」那組人員說。
後來他們想明白吾法愛長輩的話,吾法愛想的是,羊有一種病,使牠們死亡。因此,他遲遲地未說話。在伊瑪西哥部落的歷史人物中,吾法愛如先知的聖人,深知奧祕的事物,尤其是超自然現象,他都很了解。
「你們全體,還是去那兒找一下,我不明白牠們不見的理由。」他不明白羊群不見之理地說。家族人員聽了長輩的話,沒一個不聽地又去找羊。他們根本沒想到,那一群羊當吾法愛前次來時,大船返回蘭嶼,羊群看到了主人的大船,經過岩石島domao,駛往海洋日落的方向去,他們就跟從後面跳海游去。沒想到過不久,就是晚上了,吾法愛船員們根本沒想到自己的羊群跟來回家。
吾法愛老人家是個聖人,能知天下事,可是羊度海峽一事,卻當了糊塗人。
吾法愛船組,他們已經登岸回家了,而自己的羊群還在兩岸海峽游泳,往蘭嶼主人住的方向前進。牠們游了一整夜,到了凌晨時刻,才到達蘭嶼海岸,名叫dokatedtedan的地方,羊群很快爬上礁岩登陸山野,名叫jilangoina,在那地方猛啃綠草充飢,但牠們沒主人吾法愛在那裡。
吾法愛家族的羊群,辛苦一夜渡海峽,在雅美族歷史文化是沒聽過這樣的奇蹟故事,羊可以游過海溝幾公尺上岸,但海峽是寬廣的海洋,牠們僅用四根腳划水,怎麼可能?!這是個神祕的事。
後來,羊神託一個夢給吾法愛老人家,說:「主人(吾法愛),當你們回航時,我們在dosong地方的羊群,看見了你們的大船,就順著你們推出船的海灣,跳到海裡跟蹤你們。我們羊群在海洋游了一夜,才到達你們住的地方—蘭嶼。現在我們已經在jilangoina這地方了。你(吾法愛)來這裡看我們羊群,別忘了。」那一夜,羊神除了托夢給吾法愛老人家,還編了一首歌,讓他聽了並牢記在心。歌詞如下:
kada kamo a wawan kamo yaken,
ta onotan ta do rarahan niyakay ta,
do mao a liliptan ta makarara,
maparangorango so oho do moing,
mapakaokao so ai do wawa,
ta do katedtedan cinasasnadan ta,
oya ka zagpit siya do taingato,
ka pamangon so tominiyok a noyoi.
其意:
「你們羊群讓開吧!
使我羊神見識主人往返的路程,
岩石島domao是我們必須經過的標誌。
我們羊群在海面上仰頭探望游去的方向,
四腳划著海水而行,
我們到達的地方叫do katedtedan,
然後登上山野,
在那兒享受綠草的福份,
而永遠長存。」
吾法愛老人家睡夢中聽了這首歌,便存入在他腦內的電子檔案,以便使用時,開機重聽。早上他起床後,重複地唱出那首歌,這首歌在紅頭部落歷史文化中,非常有名的古謠。每有慶典或落成,都搬出來亮相在他人的面前。
吾法愛老人家明白羊度海峽一事之後,便召集家族人去探望自己的羊群,已經在與羊神約定的地點,也證實了解那一場夢。他們到達jilangoina時,一望羊群的公共場所,鶴立雞群的一隻羊就是小蘭嶼來的,牠是帶頭引路的。主人一叫,羊認清是主人的聲音,便立刻擁向他「吾法愛」。羊群到齊了,他數一數羊群,數目確實沒錯,他認知這羊群是在小蘭嶼放牧的。
吾法愛家族人員回家後,大家閒談這奇蹟的事,我們划船到小蘭嶼都要花費相當大的力氣,才能到達的;可是我們的羊,卻只用四根如棍的腳划海水,怎麼可能渡過海峽,他們都不能相信,但事實已經在他們眼前了,不得不讓他們相信。
羊度海峽的雅美族故事,可能哲學家跟科學家都不承認。後來,這篇奇蹟故事流傳民間,成為一則很有名的雅美社會民間故事。

註一:用「度」的意思是比較著重於經歷跟度過的層面,不只是渡過水。
註二:睪丸。
註三:作者發明的詞,意思是吾法愛掌有操控划槳快慢的權力,一聲令下,眾人便會全力加油前進。
(2006/9/5輸入,11/29/06修改)
創作者介紹

蘭嶼樹人夏本奇伯愛雅(周宗經)

siyapenjipe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