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前蘭嶼的秋季風景,怡人如美。身為漁夫的雅美人,海是他的最好去處,就是有病,生瘡,也得下海釣魚維生,治療自己。

一個美好的秋天,鍋蓋頭的先不有不厭(人名),走出家門,在院前仰望天空一看,不加馬力的一朵朵白雲,從山頂上往南方的海空遊去。氣候專家告訴他,這是溫和的東北季風。他知道是個好天氣,想約人去夜釣,想了,又進屋內看漁具,都不齊全。又出來看看山頭的景色,心想,到底要約誰釣魚好呢?這問題讓他在腦上按尋人圖鑑,可是出來的畫面,都不是他要的人。

過了很久,先不有不厭找到了對象之後又進屋內對太太說:「今晚約叔叔先古拉拉恩(人名),去海岸釣紅魚,因為我要跟他學很多夜釣知識。」

他太太西南不有不厭(人名),知道後,沒有及時回答,因為她了解部落的叔叔輩分多,指的是那一位。在她腦海裏,已搬出幾位叔叔了。

「沒聽到嗎?我要約叔叔(先古拉拉恩),今晚釣紅魚。」先不有不厭沒聽到回應地重複說了一遍給屋內的太太明白。

「是那位叔叔嗎?紅頭部落叫叔叔有好多哇!」西南不有不厭為要明白跟先生一起去釣魚的人地說,沒想到先生很煩。

「就是好黑的家族叔叔(先古拉拉恩),耳朵沒戴上啊!」先不有不厭不耐地說。

「喔!好的,說家族長輩好黑,你有夠白呀!不像你躲在屋子裏,怕太陽曬黑的。」西南不有不厭前句話聲音大尾語漸小聲地說。

以前雅美人的夫妻之間,一方去哪裏,都要讓對方明白,以防萬一,找人方便。不是現代人各個都有手機好連絡。

之後,先不有不厭出門去約叔叔。他家離不遠,步行不要幾分鐘就可以到達,不過,族人以前哪有鞋穿?如不小心,腳底被Teztez(魚名)魚刺,刺進皮肉內,那不耗時間才怪。

因今天天氣好的緣故,先古拉拉恩老人家,一大早上山砍木柴燒,還不到中午,就回家了。在家取出半年未曾使用的漁具整理,想釣一夜不眠的魚。心想,不要錯過好機會,否則沒魚吃。

先古拉拉恩正在製作大小不同的魚鉤時,有點累,頭一抬起,眼光放去前方,見到姪兒先不有不厭低頭走上來。先古拉拉恩預知有事商量。但在他腦海裏,找不到事由,心想,如是家族事,不是只有他一個人來。他再怎麼尋找答案,頭腦卻還是空白,之後低頭繼續做他的魚鉤工作。

「叔叔!你在做什麼?」先不有不厭見先古拉拉恩專心做事地問說。

其實先不有不厭已經看到叔叔正在製作魚鉤,只不過是他第一句話的見面禮。

「我正在專心做釣魚的鉤子,之前用的魚鉤全都生鏽了,不能用。」先古拉拉恩邊說邊製作今晚用的魚鉤。

「叔叔!我看到你製作的魚鉤與別人不太一樣,會釣到魚嗎?」先不有不厭看到叔叔和別人做的不一樣地問說。

「姪兒!這樣的魚鉤就是釣紅魚的。其他魚是釣不到的。」先古拉拉恩說,亦是玩笑一句。

「魚鉤有分嗎?我不清楚,釣不同魚的魚鉤,型式是怎樣呢?叔叔!」先不有不厭確實不知道魚鉤的型式與功能地問說。

「姪兒!這樣的魚鉤就是釣紅魚的。」先古拉拉恩拿製作好的魚鉤,提起來給先不有不厭看。

先不有不厭看了看,心說,話是這樣說,現場釣魚就可証明魚鉤的厲害了。(待續)

創作者介紹

蘭嶼樹人夏本奇伯愛雅(周宗經)

siyapenjipe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