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姪兒!有重要的事要商量嗎?還是出門兜兜風換氣?」鍋蓋頭的先古拉拉恩把先不有不厭的來意,要回來地說。

「沒什麼重要的事,只是來約叔叔去釣阿姨最喜歡的紅魚。」先不有不厭看到叔叔先古拉拉恩雙眼直視他,似乎不把來意說清楚,會被視為不敬,而正經的回答。

 

「那也好!我是在趕製專釣紅魚的魚鉤。這樣好啦!吃過午飯後,就上來一道出發。你先回去準備釣魚的東西,不要使我不耐。」先古拉拉恩把行程時間表,以決定性而很清楚地交代給先不有不厭。

先不有不厭知道後,不說一聲給叔叔,轉身地走回家去。一腦子都在想先古拉拉恩說的話,如魚鉤專釣紅魚。,他不太相信晚上的紅魚能看到那隻魚鉤。心想,既然如此,今晚借一隻魚鉤試試看,好讓我得一網袋的紅魚回家。

Na!(母語叫聲的意思),今晚我和先古拉拉恩叔叔釣紅魚,早一點吃中餐,用餐完後,就出門去了。」先不有不厭到了家,給正在煮地瓜飯的太太說。然後去找用的釣具。

雅美人煮地瓜飯,需要一個多小時,才使地瓜煮熟。因為以前用的鍋是陶土製作的,不是現代文明用的快鍋很快煮好。尤其木柴爛,更不用說。

後來,先不有不厭就在儲存釣具的地方取下了掛了幾年的漁具,已經變成蜘蛛的家了,自言自語說,「糟糕了!這樣哪有漁線,魚鉤去釣叔叔講的紅魚呢?」連小網袋的打結繩,也給紫紅色的蟑螂咬成四段了。他見了仰頭地自言自語,「啊!這都是自己少用漁具的緣故。我是不是漁夫?」

以前,雅美人哪有現代文明的保險箱儲放漁具而不會損壞。族人僅是掛在牆板上,幾個月不使用它,海風吹上來,魚鉤不生鏽才怪,麻製的漁線,不發霉才瘋了,如此,哪有不壞之理。

先不有不厭看了漁具不堪使用,這是前人說的,「釣不到魚的魚鉤和魚線。」想著,還是跟叔叔先古拉拉恩一起製作魚鉤、魚線好了。於是抱著損壞的漁具,去叔叔那裡。

西南不有不厭知道先生去夜釣,離不開鍋地加火煮飯。以前雅美人煮飯地方,很不方便,除三,四門房(大房子)外,住二房的,房內窄小,工作不方便,屋內火煙密滿,促兩眼睛經不起地流淚紅腫。火埂消散,再加把柴,主要的,她要早點用餐,好讓先生早點釣不加料的紅魚湯。

「叔叔!我上來了,跟你一起製作魚鉤和漁線,看吧!我之前的釣具,魚鉤都生鏽了,漁線也發霉了。」先不有不厭把胸部報的爛漁具,彎腰地攤開,邊說邊指著魚鉤鏽了。

先古拉拉恩知道後,伸長脖子,眼光放去先不有不厭雙手抱的,的確,漁線發霉寸斷,魚鉤生鏽地百支連在一起。便以不敬業精神的口語說:「這些漁具,就是我說的釣不到魚的。那也好,我已經製作很多隻魚鉤了。你的工作是抽漁線,需四,五條就夠了。這就是別人說的抱佛腳的道理。」

「可是,我沒有抽線的麻,可用芭蕉繩嗎?」先不有不厭身上沒可抽線的材料說。

「用芭蕉繩,你聽過有人用這種繩嗎!有世以來,族人僅以耐斷的麻線釣魚。我去拿給你。」先古拉拉恩以親情的口語說。

之後,先古拉拉恩進屋子拿麻線,不幾秒鐘,帶出一大把剛晒乾過的麻線材料。

「給你!先分開來,再用手掌抽成線,知道嗎!」先古拉拉恩走到他身邊說。心想,「到底你會不會抽線,等你的成品出爐才說吧!」

「叔叔!我會抽線的,你放心。」先不有不厭有把握地回答。了解自己的功夫好。(待續)

創作者介紹

蘭嶼樹人夏本奇伯愛雅(周宗經)

siyapenjipe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