先不有不厭接到麻線,很快地分成細小的線條,然後慢慢抽成魚線,年輕動作快。不幾分鐘,就有幾條線可以用。他工作專注抽成的漁線。

「好了!釣具夠了。時間也不早了,你回家去吃中餐吧!我整理漁具,吃過飯準備行李,快上來,我們一起出發。」先古拉拉恩知道時間不早了地吩咐先不有不厭,要他有意志去釣魚。

「孩子的媽媽,可能還沒有煮好飯,我知道她的動作很慢。」先不有不厭知道自己撿的木柴不是很好燒地說。的確他平常撿木柴不多。

「去就知道了,早一點去比較有時間做一些事,找魚餌不是簡單的工作,萬一我們去的地方,已經有人了,那還有什麼收穫。」先古拉拉恩擔心預定地點,會有人早去了。不知道先不有不厭心裡在想的事是什麼。

先不有不厭了解叔叔的意思,便回家去。想著,希望很快有飯可以吃,早點去目的地。

「飯煮了沒有?」先不有不厭進到前室,目光射去黑漆漆的屋內說。

「飯是已經煮好了,只等你來,選擇要煮的魚干呀!」在屋內半睡的太太回答。

雅美人之家庭生活文化,煮的魚干,先生要看,或兩夫妻事先準備好,女人才很順利地煮,這是早期的社會文化制度。

先不有不厭聽到之後,很快地進屋內拿魚干,屋內的熱氣未消散,將不穿衣服的他,弄成落湯雞似的。又沒電燈很快地找到魚干,需要雙手亂摸,摸認清儲存魚干鍋子,才取出來,放在前室Sesdepan,然後倒出魚干。選出男、女人魚,各半條,Kasisi no anong。後將鍋子放回原處。熱氣中工作,不是任何男人都能做的事。

「阿貝!(母語,給你吧!)快煮,以免鍋蓋頭叔叔唸我們了。」一手握各半條魚干遞給太太。

族人以前儲存魚干是自製的陶鍋。沒有現在的冰箱方便。如烘乾不好,會蟲蛀魚干的,吃了會拉肚子。古時候,哪有醫院看病,還好身有抗生素,不得病。

西南不有不厭接到不見半條的男女人魚干,很快地分別煮。一是煮男人魚,二是煮女人魚。就是她要生火在兩個罩子。促她滿頭大汗,如雨般地低在地板上濕透,稍微不小心,讓人四腳朝天。族人小家庭生活,就是如此地過往年。

先不有不厭帶著會下雨的鼻子,到涼台休息。身上的汗水,用手掌擦掉,右手辛苦了,換左手擦。不知他表演的擦汗舞超過了約定的時刻表,但總是擦不完體內冒出的汗水。

「太太出來了,換我煮吧!」先不有不厭關心太太身體不佳,預防萬一得病,不好照顧地說。

屋裏的西南不有不厭知道,亦自己經不起高溫的熱度,便出來到涼台休息。

「等一下,去看個火,男女魚干,都生了火,只等滾開。我已經受不了啦!身子像去游泳地淋溼了。」西南不有不厭快被烤焦地說。

以前雅美人住的是茅草屋,沒有窗戶,風不流通,室內煮食物,非常悶熱,沒經歷過的人,是一去不回的。不知往哪門出去。

先不有不厭心說:標準男人風味,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。他伸進頭在屋門,熱氣已經衝出門外三十公尺了。他感覺火舌走出來了,是否,地板燒著了。再進屋內,火舌將他頭部的水分,很快地擠出來流下。面都是他汗水的集會所,使他看不清楚魚干的罩子。不過,這樣是他的生活,已經習慣了,對自己不為過。身子在進屋內三尺,雨水從身上冒出流下,手掌十擦面部汗水,推著火埂加火。感覺自己捻暉,便衝出去外面,補養充氣,以免休克。

他走到涼台說:「太太,妳先去剝地瓜飯,菜一煮好,我們就可以用餐了。」這時,先不有不厭的鼻孔不停地流出肺部,跑出來的汗水,流入他的嘴巴,使他宛如喝雨水般的。

西南不有不厭知道先生急得出門釣紅魚,沒出聲地又進高溫的屋裏做事。進了屋內很快取出裝煮熟的地瓜木盆Kakanan,然後伸手把在吐熱氣之地瓜,一個個放在木盆,過熱時,用嘴巴的冷氣吹吹五個指頭。她明白幾個地瓜為一餐,夠了就帶出去外面剝皮。明白在熱氣中工作,會休克,族人又不會急救休克的人。

「煮的魚干已經滾開了,去伺候一下處理。」西南不有不厭一盆剝皮地瓜已放下地上,後對先生說。

剛從熱鍋中取出的食物,熱氣未消散,不小心燙了手會脫皮紅腫。一盆盆熱的地瓜,火煙三丈,西南不有不厭不能直接剝皮。隔會兒稍微消去了後,才能工作。

「身上汗水乾了,才去好啦!」先不有不厭在涼台下用檳榔葉柄打搧說。PaPaid

「喔!你不知道在外打搧涼風,會引來颱風的。族人說。這些常識,你都沒有喔!你是哪所學校畢業的,快放下手吧!」西南不有不厭看到先生打搧涼風地說。

雅美族的宇宙觀,夏、秋雨季,不可以做出使颱風生氣的事,按照族人歷年生活經驗,颱風真的會來。因此早期族人就設定了這自然規律,讓後代的子子孫孫遵守。誰也不敢犯公共危害罪。

「魚干煮好了沒有?」西南不有不厭還以為先生在屋內加火,沒看到他已經在外面洗涼風了。

「我和魚干在涼台上都發抖地冷了,只等妳呢!」在涼台休息很久的先不有不厭說。

西南不有不厭明白後,抱著一盆沒皮的地瓜,一步一步往涼台去,恐摔了一跤,一盆地瓜各自飛去,就沒得吃了。再煮已來不及釣紅魚了。

「嗯!拿去吧!食物很少,因有些地瓜都壞掉了,不能吃了。」西南不有不厭舉高一盆飯地爬上給涼台內的先生。

「一盆飯,還嫌的少嗎!夠多了,辛苦了。」先不有不厭彎腰地接盆飯地說。

「給妳用的魚干。」先不有不厭把半條的女人魚Vosisi,邊說邊伸出手給太太。

「我先用餐了,恐叔叔等我好久了。」西南不有不厭的先生又接著說。嘴巴已咬了一口地瓜。

在雅美人的食物文化觀,普通用餐,魚干類僅吃Jinivoko,其意思-沒分開殺的魚。不可以用Piningping,其意思-有分開的魚干。族人非常重視節儉精神。而今天先不有不厭特別吃了半條魚干,視為家制式。

「妳慢慢用餐,我去叔叔那裡了,順便出發。」扛著釣竿離家的先不有不厭對正在用餐的太太說。

「如果沒釣到紅魚,快回家,別讓不漂亮的太太擔心了。」西南不有不厭用這句話,去追趕漸漸遠去的先生。不知道先生聽得到否。

先不有不厭以速腳快手地離開了家。他太太僅見先生屁股的影子,說的話沒聽半個字音。

「依哪!母語,媽媽的意思,我們吃飯了嗎?」從外面回家,看到媽媽在沒有門的涼台上吃飯,西不有不厭說。

「不有不厭!過來上涼台吃飯了。」西南不有不厭見孩子回來了,讓他一起用餐地說。

「媽媽!我的菜呢(魚干)?」西不有不厭已坐在母親身邊地說。

西南不有不厭把孩子吃的菜放在姑婆芋葉上,及喝的未加料魚湯,也盛在編不齊的陶碗內,還冒出白煙。端在不友不厭的面前。

「媽媽!這碗開水,怎麼還在生氣冒煙呢!要怎麼喝會生氣的開水?」不友不厭吃的食物在自己面前,看到一碗魚湯冒出白煙地說。

「魚湯怎麼會生氣?那等它不發脾氣的時候,才開口吸嗎!」不友不厭的母親心笑地說。

不友不厭看了看媽媽,伸手拿一塊沒皮的地瓜吃,沒有回答。自己知道是不愛喝湯的小男孩。不友不厭咬地瓜,一絲不掛,雙腿靠胸地坐著。他的小鳥指著吃的魚干,沒說感謝的話,便用餐了。

以前,雅美人到了少年,還沒有蔽身的衣服,到了青年發育這段時間,才有丁字褲,圍裙可穿的,族人有一定規則。

「媽!通常我們吃飯不是三個人嗎!爸爸去哪裡了?他還在睡覺嗎!」不友不厭正在吃時,突然想到他爸爸不在身邊。眼神直迫母親,說明白父親的去向。

「爸爸剛吃飯,他跟鍋蓋頭的外祖父今晚去釣紅魚。」不友不厭的媽媽對沒穿丁字褲的孩子說。

「他們什麼時候回家?媽媽!」西不友不厭很擔心爸爸。

「今天晚上你睡覺的時候,他們就回來的。」西南不有不厭正經地對孩子說。

「哪!今晚我不要睡,一定要看到爸爸回家。」西不友不厭沒有看到爸爸而想念地說。

「快吃飯了,不要多說。爸是去釣魚的,早上有紅魚吃。」希望孩子安靜,安撫他過份找爸爸地哭鬧。

西不友不厭明白母親的意思之後,專心吃沒加味,香料的魚干。雅美小孩子吃魚干如貓吃魚似的,留在盤子內的,沒肉的魚骨。吃完後,不說聲,便溜出去玩。西不友不厭也不例外地一、兩口乾魚肉就去玩了。

「我慢來是孫子的母親,剛煮好飯,至到吃飯花掉了不該浪費的時間。叔叔!很抱歉。」先不友不厭到達叔叔家,已看到先古拉拉恩(叔叔)在涼台休息嚼檳榔,上路喘氣地說。

「姪兒!我沒有叫你不吃飯就去,只是預定行程的要領而已,人到就好了,開始出發吧!」先古拉拉恩順便以社會教育教他。他邊說邊下涼台去拿已準備好的釣具。便當等上路。

以前,雅美部落有小路,讓人走。不可以踏上別人的家境,否則,遭人詛咒說:「Kamangna so vazacinok an」,意思是去釣橘子,無收穫的。

先不友不厭和先古拉拉恩小心地走過部落的住屋山道。走了很久才走出部落往山野的小路。

「叔叔!我們的目的地是在什麼地方?」先不友不厭為要了解釣魚的地點。

「地點的名稱叫 Jilangoina ,這地方比較少人去,地勢險要的緣故,而且躲在礁石洞的螃蟹,小魚多,又肥大的,好做魚餌。」先古拉拉恩以海岸捕魚的多年經驗,選擇這個地方的回答。

先不友不厭明白地點之後,加快步伐上路,兩人經過水田埂邊,不知滑倒幾次。田埂是泥漿土,抓不穩,重坐在地上,一屁股是黑泥漿,更糟的是跌入水田裏,一身是黑色泥漿,讓你看不到太陽在哪裡?是否要世界末日了。

「先不友不厭知道自己的屁股沾有黑泥漿,但他不擦掉的原因,手掌也被沾上,越擦越多。」

「叔叔!你沒看見自己的屁股都是黑泥漿。我們都一樣在田埂上滑倒,趕快擦掉它,否則,阿姨看了會懷疑。」先不友不厭笑著說。

他們屁股上的黑泥漿,不擦掉的原因,是常滑倒,擦了還不是一樣跌倒。他們走到芒草山野,小心翼翼地上路,以前芒草長的很高,人行走,可讓你走天涯海角,可別想回家了。

「叔叔!小心!這裡有小洞口,專門要人的腳,跨步走即可。」先不友不厭越過小洞口,而轉身對先古拉拉恩關心叔叔說。(待續)

創作者介紹

蘭嶼樹人夏本奇伯愛雅(周宗經)

siyapenjipe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