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家養了四條豬,每天都很辛苦地餵牠們兩餐。兩條有百斤以上。另兩隻幾十公斤以上。
有一天下午,我照平常時間餵豬,一看牠們,不見其中一個回來吃。我不以為然,也許在別的地方與泥土玩遊戲吧,心想。
這樣的情況,已是兩天了。我覺得不對,養了幾年的豬不見了,真的白費辛苦。那天下午,這件事告訴家姊妹,我得到的回應是說:「既然豬逃掉了,為什麼我們不去找牠呢?辛辛苦苦養的,不是浪費沒代價嗎?明天我們一定要去找,不管有沒有找到,應盡養豬的責任。」說得也是,便答應她明天要去找失蹤的豬。
我們吃過早餐後,就動身上山去了。在山上到處尋牠,可是什麼都沒看到。我們所見到的,都是沒有營養的豬。找了一整天,遍地山野,都沒看到。到了下午,快回家了,我就祈禱,求天主幫忙找回失蹤的大豬。之後,就下山回家了。
到了第二天早上,餵豬時,便看見失蹤的大豬一拐一拐地走過來,我宛如見到黃金似地喜悅。想到昨天下午的祈禱,便感謝上主,祂俯聽我的祈禱(若望福音第十四章十三至十四節:「你們因我的名無論求父什麼,我必要踐行,為叫父在子身上獲得光榮。你們若因我的名向我求什麼,我必要踐行。」。)
後來,我很快地告訴家姊妹豬回來的消息,我們兩人仔細地看牠時,原來牠的腳上套著塑膠管,腳足都腫了。原來牠不回來吃飯的原因,是腳足痛苦不能走動,心想。
那天下午去餵豬時,那條豬又不見了。心想,可能牠感受自己的腳足,非常痛苦。到了第二天早上,那豬還沒回來吃。又告訴家姊妹,豬又逃跑了。得到的回應是豬腳套上塑膠管,怎麼有可能上山,也許就在附近吧。
後來,我們就不再關心那隻豬回不回來,我倆各做個人的工作。在我上山之前,向天主祈禱,求天主幫忙帶回我們的豬。之後,我就上山工作了。到了下午,去餵豬時,一眼望去豬圈的外面,便看見那條要找的豬,已經回來了。
我們的豬都到齊了,在那兒等我餵牠們,我很高興地看到牠回來了。那時,我很快地把注意力放在豬的腳,卻看不見那塑膠管在牠腳上了。想著,不可能的,因為豬腳已經腫起來了。於是塑膠管就緊緊地不放豬腳。我們的豬又沒有豬的醫院幫牠拿掉管子。以哲理來說,套住豬腳的塑膠管,絕不可能脫得掉的,因為豬腳的傷勢會越來越腫大的。膠管很用力地抱住豬腳不放。二來是豬腳踩泥土,腳足入土三分,泥土搬出最大力氣,把膠管推上豬腳,使位置越來越高。如此,根本沒有理由使膠管脫得掉的。
我們明白上主幫忙找豬,又把豬腳上的塑膠管取下,非常感謝天主,他實在愛我們的豬。
路加福音第十八章第二十七節,耶穌說:「在人所不能的,在天主是可能的。」
(11/7/06訂正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iyapenjipeaya 的頭像
siyapenjipeaya

蘭嶼樹人夏本奇伯愛雅(周宗經)

siyapenjipe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