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前,雅美漁夫,上路到海邊捕魚,都很小心,跌入谷中,是爬不起來回家的。一腳踏進洞口,可就慘了,洞口邊,可把你的丁字褲抱起來,打掉一樣東西,會要你爬著回家。雅美人的社會,以前哪有衛生所看傷勢。路邊的乾樹枝,蘆葦錯綜複雜,那可讓你瞎了眼回家。古時候,族人哪有鐮刀砍路好走,不是現在方便。

「我知道的,這裡走了三十幾年。你才小心哪!洞口要的是蘿蔔腳,不靈敏,遲鈍的。我的腳是螺絲腳,走路很靈,洞口不要這種腳的。」先古拉拉恩以老長輩的玩笑地回敬。

先不友不厭聽到叔叔的話,想著,難道洞口有分粗、細的腳嗎,沒帶心上路,洞口是不分的,你等著看吧!

他們為了來不及抓螃蟹為餌的緣故,不顧一切地趕路,小傷不擦藥地往前快走。又想到目的地會有人先了。

「叔叔!前面沒路了,往懸崖下去嗎?」先不友不厭走到盡頭,沒有路可走了,轉身對先古拉拉恩說。他一看叔叔,前額有兩條紅色線,不知是被什麼擦傷了。

「啊!叔叔!誰幫你在前額劃紅線作記號。」先不友不厭故意採玩笑話說。

先古拉拉恩只顧趕路,不想回應姪兒的話,覺得先到地點是上策。他走到先不友不厭身邊,便說:「你怎麼停在這裏,往下去走啊!你沒走過這裏嗎?讓開,讓我領路,這地方往海邊是沒有路的,僅靠經驗老師的引導。」老馬識途的先古拉拉恩回應。之後領路走下坡。

雅美人要追求魚獲量多,必須選擇人少的地方。此地方地勢險峻,一不小心,不但吃不到讓人流口水的紅魚肉,寶貴的生命也送給沒有靈魂的魔鬼。雖然如此險,但也有人選此地方釣魚。

先古拉拉恩與先不友不厭去的地方,就是如此的,是火山岩石所組成的礁石峭壁,容易脫落石塊,礁石如鋒利的剃刀,腳踏錯地方,馬上被割破流血,浸海水叫媽媽。

「姪兒!要小心,勿大意,先用腳力試踏石塊,脫不掉,才可以走過去。」先古拉拉恩以攀登峭壁的經驗,告訴先不友不厭,以防萬一。

「來!我踩的石頭,你就踏上腳,慢慢跟著我下海邊,兩個人貼身攀岩石牆為保住生命,要去海龍王報到,我們,一起去見。」先古拉拉恩以家族道義同命根地說。

先不友不厭知道後,自言自語地說:「神經不正常的你呀!竟敢說不吉利的話。你是老人家了,而我是青年,沒弄清楚,我還需要走長年的路,萬一的話,你會常釣紅魚給我的太太及孩子吃嗎。」他雖如此想,但是還是服從長輩的。

其實先古拉拉恩說的話,倒是沒有錯的,雖有不吉祥的意味,但從親子的角度看,確實族人的親子風味。萬一先不友不厭滑落,在旁邊的先古拉拉恩一手抓住他拉上來,而保住生命,相反的,兩人距離遠,一方滑落下去,誰也保不住誰的生命了。

「姪兒!把行李放在這地方的洞口,海水打不進來的。」他們到達海岸邊時,先古拉拉恩早就選定那洞口。是他長年使用的地點。

其實海岸礁石,有很多的洞口,但是不一定是很理想的。先古拉拉恩每次到那地方釣魚,都會把便當,行李放那洞口,而且洞口具有福氣靈,帶給漁夫。紅頭漁夫,幾乎了解那洞口的其實不幾個人,先古拉拉恩是其中之一。

先不友不厭明白後,將漁具;便當全放入洞裏。然後,帶著裝螃蟹的網袋Karay。先古拉拉恩也不例外。他們兩人同樣地把網子掛在脖子上,方便裝入螃蟹。

「姪兒!我們先商量一下抓螃蟹的方法,方能收獲好。你年輕動作快,在岸上趕螃蟹下海好抓,而我老人家在海抓。可以嗎?」先古拉拉恩照原定想法說。了解自己手腳遲鈍,不易趕蟹。

「可以。」先不友不厭覺得這方法很好。

「別忘了所帶的用具如眼鏡,網袋,小鐵鉤等等。」先古拉拉恩怕先不友不厭忘了沒帶一樣工具地說。

先不友不厭檢查身上帶的用具都齊全了,自言自語地說:「我才說你老人家癡呆症呢!很擔心你忘了帶兩樣東西的。」他和叔叔常去釣魚,先古拉拉恩常忘一、兩樣工具不帶。

「缺了一隻腳的螃蟹,不要趕下來喔!不然,沒蟹肉釣伊法伊(母語魚名)。」先古拉拉恩在海裏抬頭對先不友不厭說。之後,繼續游過去。雙眼不斷地往著石牆看。

「我怎麼知道那隻螃蟹是沒有腳的,用鐵鉤去趕他們,不是一樣而下海游泳的嗎!你看到沒有腳的螃蟹,不要抓它,否則〜。」先不友不厭還他一句。常人話。

他們釣魚的地方,是個峭壁的礁石,為螃蟹所在地。但這地方螃蟹難抓,必須有經驗與技巧。尤其腳底有十五公分厚,跑尖礁石有利,方能收獲好。現代穿鞋的人不是好去的地方。否則,鞋子留在礁石做紀念了。

「叔叔!那裏有大的螃蟹Valakawan要下去海裏,注意一下,別讓牠跑了。」先不友不厭用鉤子趕下地對在海裏游泳的先古拉拉恩說。

先古拉拉恩知道後,慢慢游近那地方。心裏已經想出抓那隻大螃蟹的方法。他在游時,心想,左手抓,還是用右手。當然左手快,右手慢。根本沒注意那隻大螃蟹。先古拉拉恩又不是穿蛙鞋游得快,老人家游泳像流木的很慢前進。他無足夠的力量在壓力強的海水擺動身軀,及四隻手腳。他慢慢游近大螃蟹停住的地方。海底礁石地形是凹凸不平地長擬態色水草。

大螃蟹見了如魔鬼的鍋蓋頭靠近自己,又迅速地爬上峭壁礁石上。先不友不厭看到了,又把它趕下海裏,好使叔叔容易抓。

先古拉拉恩游到海水拍打的岸邊時,抬頭看先不友不厭在岸上,用暗示的手指著螃蟹下去的位置。「就在這裏嗎?」先不友不厭見叔叔,知道暗示的地點是對的,便點頭,讓他明白。

大螃蟹Valakawan,又見到鍋蓋頭不整齊的靠近來,心想,「潛到海礁石洞躲,不行,會被那魔鬼不整齊的手指抓了,命都給送了。還是爬上峭壁遠一點,較保住生命。」於是又爬上很高的峭壁藏身去了。俯視兩人在玩遊戲。

先古拉拉恩到達指定的地點,用千里眼的水鏡潛入海中查看全是脂肪的大螃蟹。地點範圍內的每個礁石洞,一一查看,可是什麼都沒有看到,只看到被太陽曬黑的小魚Tanfare。不知到大螃蟹已經在峭壁上的涼台休息兜兜風了,看海中的蛙人(先古拉拉恩)在海面上表演潛海舞技。明白自己已經躲開了先不友不厭的視線範圍內。又斜眼看表演爬岩牆舞。

先不友不厭心想,「那隻大螃蟹Valakawan,已經被叔叔放在監獄的網袋裡了吧!」於是就沒再注意大螃蟹有爬上岸躲避了,根本沒想到叔叔的水鏡是滲水的。先古拉拉恩在海裏,根本看不到那隻脫皮的大螃蟹Valakawan。以為是躲在海底的會客室裏面。

以前,雅美漁夫,使用的水鏡,全是自製的,兩個木頭切成適合雙眼兩個洞,放進自製的圓形玻璃片,周圍還要用黑柏油或蠟燭封住,使其不滲水。沒有經常檢查是會滲水的,先古拉拉恩的水鏡就是如此。

「姪兒!那隻大螃蟹掉在哪裏了,怎麼找,沒看見?」先古拉拉恩在海裏找大螃蟹,已經很累了,便抬頭問在岸上礁石的先不友不厭。

「我以為你已經抓到了,還沒放在網裏喔?就在你站的地方嗎?再潛海找找看,也許會在你旁邊的。」先不友不厭想到那隻大螃蟹,好釣紅魚地說。

先古拉拉恩明白後,又戴上水鏡潛入海中,在海底東找西摸。上上下下不知他表演了千萬次的動作。就是沒看到那隻大螃蟹,已經在涼台乘涼了。

「那隻大螃蟹命大,怎麼找,都找不到的,而且我的水鏡,海水擠進來,在海裏看不清東西。」先古拉拉恩沒看到螃蟹,又爬起來地說。

「叔叔!你已經很辛苦地找那隻螃蟹了,在這裏又不是只有牠一隻大螃蟹,我們還是到別的地方吧!誤了時間,就沒得了。」先不友不厭很有經驗地對叔叔說。但不願浪費時間。

的確,一個上了年紀的老人家,在海岸礁石海水之擺打,水花泡沫潔白,老花眼的他,怎能眼睛有光的去看到具有擬態色變化的螃蟹。理所當然先古拉拉恩看不見的。又戴上的眼鏡,玻璃鏡片稍微移動,海水便強擠進入,在海中所能見的,一件東西即有三、四個影子的畫面,不知哪一樣是真實的,手去捕空,常追著小魚,以為是螃蟹。

之後,他們到另一個地方找螃蟹,老馬識途的先古拉拉恩,找了一網袋的螃蟹VAlakawan,另小袋小魚,小八腳魚等,先不友不厭雖然年輕,還沒有找螃蟹的知識,但他行動快,螃蟹來不及逃跑在他的腳下,同樣有一網子螃蟹掛在脖子上。

「我們去其牙哥米上上給(母語,一個漁場的名稱)休息吃晚餐吧!」先古拉拉恩選擇地點地說。

先不友不厭知道後,領路折回到之前放的行李,當然在海礁石行走與平路有差別。年輕人走的快,而老人家爬的慢。先不友不厭已經走到地點休息了,先古拉拉恩還在遠處慢慢走上岩石。

「便當拿出來吃,時間已經不早了。我們還要綁魚鉤,魚線的工作。」先古拉拉恩到達時,看到先不友不厭坐著沒事地說。

先不友不厭明白後,取出兩個網帶的便當,然後解開口徑,順手取一塊地瓜吃。就這樣,沒洗手是漁夫的野外生活慣例。

「姪兒!我的便當內有乾豬肉Taroi可以吃,而且,一定要弄一點給鬼吃,否則,對我們是不利的。」先古拉拉恩見了先不友不厭握著不夠營養的地瓜,往口中塞咬幾口,且想到家的便當內有乾豬肉Taroi,鬼最喜歡吃的東西,是否先不友不厭弄一些給鬼吃,迎來大吉利地說。

「叔叔!我很餓了,所以沒等你就吃,也不知道你帶的便當有乾豬肉,因此,沒給流口水的鬼。」先不友不厭很正經地說。

先古拉拉恩知道姪兒沒送給餓鬼乾豬肉後。弄一些乾豬肉盛在姑婆芋葉上,到偏僻的地方去。當先古拉拉恩走去時,先不友不厭發現給鬼的食物沒有放上地瓜,便追著說:「叔叔!你給鬼的食物沒有加上芋頭或地瓜呢?魔鬼會不會生氣。」

先古拉拉恩知道,打開手中給鬼的食物一看,確實沒有芋頭,怕自己被鬼罵一頓,又趕快去拿一塊芋頭放上,然後又回頭走去送鬼的禮物。

「鬼先生!你們拿去吧!沒什麼好東西給你們的,希望你們多照顧我們,也給我們好魚回家。」先古拉拉恩對鬼說。

先古拉拉恩和先不友不厭正在吃純味的便當時,滿滿一網袋螃蟹,在網子裏擠來擠去地打群架,網袋口徑的繩子慢慢地鬆開了。螃蟹見了籠子的門開了,一隻又一隻地逃回家,招回已離身飛去的靈魂。感謝海神的保佑。

他們根本不知道神蟹,救了伙伴,只顧自己的肚子。倆父姪吃飽後,先不友不厭知道時間不早了,就去拿釣魚桿上魚線,魚鉤等。他走道放東西的地方,突然看到沒有三隻腳的螃蟹,在腳下不遠處的地方向他說聲再見。先不友不厭見了不以為然,以為是從別的地方來的,去找食物吃,不想抓,知道自己有一網袋的螃蟹釣紅魚,是用不完的,而繼續往前走。

殘障的螃蟹,見了先不友不厭如鬼的嚇人。趕快掉進洞裏回家,心想,他怎麼不會抓我,也許我(螃蟹)是殘缺吧!感謝海神的保佑。

先不友不厭不知道那隻螃蟹,是最後逃生的。因為牠殘缺,擠不出逃跑,到最後剩下牠一隻,才輕鬆地從籠子大門口逃出來。網袋裡只剩下小魚,小八腳魚哭叫,沒有腳走礁石逃走,眼睜睜地看螃蟹們一個一個地逃掉回家。想逃掉,不是在海中,是在陸地。

「阿!呀不然那西啦!(母語,牠們都不見了之意。)」先不友不厭走到那裏,一眼放去所抓的兩網袋螃蟹,一網子什麼都沒有了說。他見了情況,很快地用雙手封閉網袋口徑,可是螃蟹都沒了,有何用。

「叔叔!你看這一網袋的螃蟹,全給逃掉了。」先不友不厭邊說邊提起網子給先古拉拉恩看。

「那是我抓的,還是你的呢!」先古拉拉恩為要明白是誰抓的。他知道自己抓的螃蟹,網袋口徑打個死結,螃蟹不易逃走的。這是抓螃蟹的基本常識。

「好像是我的,這怎麼辦?」先不友不厭很不好意思地回答。臉色好像失去了什麼的,呆站那兒。

「現在抓螃蟹已很晚了,正是要去釣紅魚的時候了,那,沒關係,我會慢慢來補救的。」先古拉拉恩以親子情,不追究事理地說。

先不友不厭一語不說,知道自己不聽老人言,吃虧在眼前。古人說的道理,太陽下的人都明白的。(待續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iyapenjipeaya 的頭像
siyapenjipeaya

蘭嶼樹人夏本奇伯愛雅(周宗經)

siyapenjipe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