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美族的收穫節,為族人之生活文化慶典之中,最特別的節日。是一年之內,個人、家庭努力勞務的結果。
雅美人收穫的好壞,視其行祭儀式的過程。古人說,精神文化是行祭的關鍵;如是順利地進行,毫無疑問,農作物及魚類有很好的收穫,如此才有隆重地慶祝收穫節。
在節日之前,雅美人有兩天的時間,準備宴食如地瓜、芋頭等等其它。有的人家打小米,作為上層的食物。殺豬、羊的人家,都已放在籠子裡,準備節日當天殺。
在節慶的大早,家家戶戶都已準備好了食物,一家人一定要團聚在一起用餐,一家成員沒到齊,父母絕對不讓他們用餐,這是在收穫節最重要的一節。進餐的位置,同樣要注意,門道兩旁都是老人家或父母親的位置,小孩們坐屋內的座位。族人在節慶用餐時,務必遵守家庭制的規則,視為貴族家戶。
禮裝是收穫節的最佳陪襯,節日大早,雅美人全都煥然一新,來迎接好的日子。非常時髦的婦人,莫不是從腳到頭,全掛上藍、綠、紅色的珠寶,脖子也不放過地套上飾珠,另加紅瑪瑙拖到地上,比藝人還要紅呢!雅美女人服裝有少年、婦女、老人等分別,男人也不例外,禮服一定是新製的。頭上綁著如街上抗議者用的紅布。胸前有X型的連珠,手上套著三、四圈的珠環與銀環,宛如台上演戲的藝人;丁字褲分開兩條腿地穿上,讓你八字形地走路。
在收穫節,有畜人家要殺豬、羊等,一為慶祝自己在一年內有好運大豐收,二來是答謝老天的保佑,使自己以往在海上作業平安歸航。另外有些漁夫在海上作業時,翻覆海中,被人救起,同樣在這佳節殺豬來報答救命恩人。
雅美人在收穫節中,都要搬出自己在飛魚季裡,在陽光下,日夜不眠的辛勤收穫,來展示亮相。如小米、飛魚乾、鬼頭刀、大魚等。這些產品都堆在家前的廣場上,山、海風味廣散四野,魔鬼嗅到也來欣賞成果展。食物產品展示,非是人人相等,而是有多少的差別,尤其是家族基因的傳代,更顯突出。產品除了勤勞的結果之外,族人強調傳統基因為重要的因素。
收穫節產品之展示,其方式有兩種:其一、團體。二、家庭(個人)等。就前者說,為一個家族集體生產小米,收穫集中在長輩家堆著如山,小米堆頂上插有花冠,讓人欣賞羨慕。後者是一個家庭成員之收穫,而展示亮相,展示的產品有小米、鬼頭刀、大魚、飛魚乾等。在飛魚季運氣好的人家,鬼頭刀大排長籠(龍?)地圍繞著家,飛魚乾堆成如山,小米也是如此。使人仰目讚揚好運家庭的成果。
在收穫節的大慶中,小米祭為此文化慶典的精髓,能引來長年的福氣,以及人員之繁衍與長壽。亦可引來各部落的人來欣賞某部落的成果展,而共襄盛舉。
雅美族的社會文化,古時候,小米祭是由家族舉辦的神聖活動。由長輩一人主持儀式禮儀。青年人不可擔任這份工作,理由是文化知識與財產都不足,恐怕會遭到負面的結果。畢竟小米祭的最大意義是迎來年年大豐收,人人過得平安、快樂。
在文化的變遷中,現在雅美族的小米祭mivaci,是由部落來擔任舉行。由當地選出的村長或代表、會長們主導,採用的慶典方式,朝向文明文化的模式,逐漸失去了正統的神聖禮儀。
小米祭是一種男人們的打米舞蹈,絕沒有女人參與的活動。女人只有欣賞男人力與美的表演。每個男人展出舞技與力道的精神,促使觀禮的魔鬼拍手不停地回家去。部落來觀禮者,除了背上沈重的禮物上路回家,腦中螢幕還常開啟慶典活動的檔案,在路上欣賞,好看的程度,就連踩壓地上千元大鈔也不撿地回到家。
參加小米祭打米舞的男士們,有的改變自己的長相,頭上綁著一條小紅巾,手上戴著三、四圈的珠珠環與銀環,讓欣賞者倍增。老人家穿上禮服,脖子上還掛著自製的金星貝鍊,讓你視他是女人而不是。年輕未婚男性,不穿禮服,僅腰圍一條丁字褲,一身環繞著珠珠鍊,比演藝人更美。 以前的雅美人哪有香水抹身,男士們一身光滑的豬油味,就夠吸引美女 。他們展出的小米舞技與力道的嚇聲,更顯出男人氣魄。
小米祭的主持人,務必殺豬、羊等來慶賀佳節,同時辟邪。使自己平安長壽,亦為舉辦之小米祭順利成功,迎來永遠的幸福。祭品(豬、羊等)都要分給全部落的人分享,來達成雅美人之博愛精神。
現代雅美人的收穫節, 由部落的代議士,代替古人長輩們主持盛大的節日活動;男女老幼都可參與,與古時候不同。失去了精神與文化之價值,而走向商業化,非是傳統。如此族人的大慶文化,怎能傳授給下一代的雅美子子孫孫呢?
(1/23/07訂正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iyapenjipeaya 的頭像
siyapenjipeaya

蘭嶼樹人夏本奇伯愛雅(周宗經)

siyapenjipe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