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展望會雅美中心辦公室服務,時間只剩五分鐘就下班時,便對同工說:「我先離開辦公室,因為今晚第一節課,我們國中夜補校考試,怕趕不上他們了。」「可以,沒關係,你不能不考的。」施同工回答。
之後,很快地離開辦公室,騎老舊的摩托車,在路上想著,會不會趕不上第一節課的考試;因此有時禁不住加快馬力,希望趕快到達。我順著日落西方的方向去,路上看著海岸的浪很平靜,便自言自語地說:「為什麼要在海平浪靜的時候考試,不然我下班後放網。」不同的地點,一波一波地消失在眼中。路上迎面來的車子,我當做沒眼睛的不招呼他們,急得趕一場考試,他們會以為我不理會碰面的人。到了椰油部落腹地,車子不敢開快,怕路上衝到逛街的小迷豬、小羊等等。看看手上的錶,只剩兩分鐘時間了,我明白沒有一點時間讓我看一下要考的科目。
進到教室,一眼望去,同學們都已坐在自己的椅子上了。「來得這麼慢,快要考試了呢!」曾同學說。她是表妹的身分,所以她很關心我。「因計畫區工作多而遲到了。」我誠心地回答。「快看一點書,要考的是史地科目。」曾同學除了關心我,也顧慮我考不及格的分數說。「已經沒時間了,看書何用?」王同學代我回答曾同學。他是屬侄兒的輩分,他的話講得沒錯,老師馬上進教室考試了。
之後,我就坐在椅子上和同學們一樣等著考試。其實國中補校的書,老師都已教過的,只要上課時間注意聽講就應該理解;我國小念的書與國中補校相比較,當然有大的差異。頭腦想融合這樣的環境,已是非常困難,況且又隔了二十幾年沒看漢人的書。
「坐好,老師來了。」班長見了老師地說道。同學們聽了齊眼地望外看。老人學生不是小朋友,有的還講故事,低頭看書,根本沒心地注意。我也和他們一樣,桌上放一枝筆和考的史地科。老實說,我不知如何應考,隨然雖然這本書有教過,但最起碼複習一遍才是。
「桌上所有東西收好,只放一枝筆。今天的考試,同學都是大人啦,不可以做違背良心的事。考好考不好,是你們平常上課時,有沒有注意聽講。」手上拿著考試卷的級任老師說。從他的語詞分析,可以了解老師與學生的情感互動,他要的是在教的科目,能得到學生的好成績。我們有不同的科目,就有不同風味的老師教。比起以前國小老師,當然教法有很大的不同;例如這史地科老師是原住民長大的,教法與一般平地老師不一樣,但可說是與我志同道合的人生觀,我喜歡。
之後,老師分發手上的考試卷,我得到後,稍微瞄一下考卷內容,而後揮筆在黑點的白紙上。考卷上也有在國小時讀過的歷史、地理。但是這些東西已經遠離我二十幾年了,再要他回來,並不是容易的。
寫完考卷後,就離開椅子上,走向老師面前交考卷。「你到底有沒有寫考卷,發考卷到現在才十分鐘時間,你是不是不尊重老師?」老師在我面前很生氣地說,且無意伸手接我交的考卷。「老師,我沒有不填寫的,考卷都寫完了才交給您的。怎麼會不尊重老師?人都老了,不可能不懂禮節。」我誠心地回敬老師。我和老師正在講話時,同學們齊眼地看我們演口水戲。「對啊,哪裡有那麼快地寫完考卷,才十分鐘呢!」有位正在寫考卷的男同學火上加油地說。
之後,我還是伸出手送考卷給老師,他接了之後,以快速地眼光注目我的考卷;因老師還沒叫我退去,就一直站在他面前等待吩咐。「好啦,回座椅,老師說錯話了。」 他以原住民的禮讓口語說。我明白後,回椅子收拾桌上的筆。因考試時間還長,我就到外面兜兜風、換換氣。我正在教室走廊坐著休息時,忽然後面聽到叫我名字,回頭一看,原來是老師。我們面對面時,他點點頭對我表示讚美,但我不明白他的評語是什麼。
過了一個禮拜,史地科老師又進教室教課,在我們還沒上課之前,先告訴我們之前考的情形,他特別解釋了我的情況,說:「在國中教了幾年的課,沒碰過像周同學那麼快交考卷的學生,這是我第一次發現。我已曾經在台灣教過書,沒見過這事。因此,我給他我的分數是一百二十分,多加二十分。這次史地考,大家都考得很好,希望大家繼續努力。」老師講完他的話,繼續上課。
(1/23/07訂正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iyapenjipeaya 的頭像
siyapenjipeaya

蘭嶼樹人夏本奇伯愛雅(周宗經)

siyapenjipe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