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趕快上魚線魚鉤,時間不早了。」先古拉拉恩以輕鬆的口語繼續說。

暗炎的黃昏時刻,魚兒們都會成群結隊地出門逛街,尤其在環流地帶,是浮游生物的集會所,魚兒都會往這地方補食充飢。

這海洋的自然律現象,先不友不厭年輕比較不了解。先古拉拉恩海岸長年經驗豐富,很明白海水脈絡,礁石的血液循環非常了解。他們兩人各在不同的地方釣魚。先古拉拉恩一桿甩出,就是一條石斑魚來網袋裏,而先不友不厭是Ivay(女人魚)。先古拉拉恩的魚鉤,鉤住礁石的機會多,但得到的魚,都是大條的,而先不友不厭得的魚小,鉤子安全。

「哇!叔叔,你釣的魚,大的這麼多啊!」先不友不厭靠近叔叔時,低頭看叔叔釣到的魚,很羨慕地說。

「沒有啦!魚看老人家可憐而上網袋的。」先古拉拉恩以謙卑漁夫的口語說。

先古拉拉恩話剛說完,馬上就表演魚桿拉魚的舞蹈。海裏的魚有時往右,叔叔的魚桿也跟著拉右。釣到大魚,不是直接拉上來的,而是會轉來轉去,讓漁夫胡思亂想,手握釣竿的美好感覺。

先不友不厭看叔叔在表演拉魚舞,就不再想釣魚了。心想,「如此怎麼不是我啊!」他所用的魚線到這時,還是細的,沒換上粗線。當然細線碰上喝蠻牛保力達的魚,都不費力地拉斷。魚線擦上礁石,更不用說。

「姪兒!快用網具套住,因為魚在水面上打水,拉不上來。快!快!線會被啃斷。」先古拉拉恩看到魚在海面上打水,怕魚鉤被魚啃碎地說。

先不友不厭知道,很快地抓起套魚的網具Vanaka,俯視海面上有魚打水。水花四溢分散。緊張的他,一手伸去套住那魚。沒想到魚離他還很遠,根本沒套上。自己先衝上水面,叫苦連天。

魚看到網具衝過來,怕沒命,又展出力量帶魚線深入海底地說:「救命啊!救命啊!」在海底睡不著覺的老人魚,聽到喊救命的,跑出門口探望四周,看到巴陸尹Paloi朋友帶線深入礁石處。「誰叫妳貪吃,晚上人家都睡覺了,誰會來救妳啊!貪心人。」老人魚見了說。說完又回安全石屋關上門地睡了。

「還沒有套住嗎?快呀!不但魚鉤會被咬碎,魚線也會給拉斷的。」先古拉拉恩知道這漁場上釣的魚是Paloi,會咬碎魚鉤地說。

「我知道魚還有一段距離,套不到牠的。」先不友不厭大聲說,讓叔叔聽了事實而心服口服的嚥下口水。(待續)

「你不會呀!就下海游泳套魚。」他很擔心魚線會被魚拉斷的。先古拉拉恩說。

姪兒以服從叔父地又撲通一聲,衝進海裏了。他已經在叔叔前面不遠了,看不到魚在海面打水地說:「叔叔!叔叔!魚在哪裏?」

「魚線給魚綁在海底的礁石了,我再怎麼拉沒有用的,只有拉斷魚線。」先古拉拉恩的魚竿,以深入海中,只剩了寸長是他握的部分露出水面,與魚線成一直線地說。

通常釣夫,碰到這種情形,就會失望的,因為得魚少,而逃掉的多。有的人會出口罵這種魚,不能吃入口。

「你不會呀!就下海游泳放鬆魚線,讓魚再海底自己解開綁在礁石上的線,不就得了。」先不友不厭展出釣魚的技巧地說。

先古拉拉恩其實他也懂這一點,只是跟魚玩拔河遊戲,爭取勝利,這都給忘了。又老人家泡水冰冷。

先古拉拉恩了解姪兒的話,便下海游泳放鬆魚線。一鬆一拉幾十次,之後,魚線在礁石上自己鬆開了。「好了,魚線不在礁石上了,魚又拉線了。」先古拉拉恩在海中感覺魚線沒有在礁石上了,魚又開始拉線地說。

「我們游上岸去,較好套魚,我在這兒看不到魚的。」先不友不厭怕他們被魚一直帶到外海,會見沒眼睛的鯊魚來說。

「快套魚!套魚呀!魚在海面了。」先古拉拉恩已站在岸上的礁石上拉魚地說。

先不友不厭知道了,很快地伸手去套住想逃跑的大魚。他們兩在岸上一看,是條特大的巴陸尹Palay,牙齒像人,全白色,頭大尾巴小,古人說是人的化身之魚。

「叔叔!你從小到老,還沒釣到過這樣大的巴陸尹吧?」先不友不厭用手掌撫摸大型魚身地說。又接著說:「魚沒有拉斷你的魚線嗎?」「漁夫釣魚,每個人都有技巧,只差在用的地點罷了,否則,漁夫只有做深呼吸的運動了。」先古拉拉恩沒把釣魚的常識告訴姪兒,也不喜歡回答他的話,僅以釣魚的負面結果的意思說。先不友不厭如被潑冷水似的,知道自己沒有很深的知識。

夜釣漲潮時間,老鳥漁夫都會換鉤、線釣大魚的,如先古拉拉恩。相反的,不懂這常識的人,以細線照常釣魚,碰到出門尋食的大魚,當然魚線會被拉斷,而逃掉,十五分鐘後,漁夫理所當然作出深呼吸的運動了。噯!先不友不厭魚線鉤不換,就是這種人。

「叔叔!什麼是深呼吸的運動?」先不友不厭不懂這句話的意思道。

「姪兒!深呼吸運動的意思,就是魚線中的大魚,因人為因素,使他(魚)安全地逃掉了,那時,心中突然發出嘆息的動作,讓你的心臟,上上下下擺動百餘次,嚴重會休克的,聽懂沒。」先古拉拉恩如解說員地說。又接著說:「我要你趕快去套住魚的原因,是我常在這兒送魚回家的,一無所獲。主要的現象是魚線被拉斷,其次是魚鉤被如人牙咬碎,而逃掉了。」

先古拉拉恩釣到的大魚,無法裝進網袋裡,便從魚鰓串繩綁起,然後栓在網具內。而先不友不厭的魚網袋,如項鍊地掛在自己的脖子上,上路爬礁石真不方便,尤其露出小紅魚Teztez的鱗刺如針,刺到肚子,哇叫三聲吐氣,使先古拉拉恩不要命地速轉後見姪兒情況,而擺出救人的姿勢。

「姪兒!那些有刺的小紅魚丟掉啦!否則,回家沒有醫院看傷的。」先古拉拉恩又連續聽到先不友不厭慘叫聲地說。

「可是已釣上來了,很可惜,也算是我的魚。」先不友不厭不願丟自己釣到的魚說。

「既然你不接受好意,不要說我沒關心你。」先古拉拉恩自言自語地慢慢爬進礁石牆壁往前走。「小心!這裡沒有石塊可以抓緊,先把右腳跨過礁石溝,才能安全越過。」先古拉拉恩碰到往海中倒去的礁石牆,為讓姪兒平安越過地說。

「好!我會注意的,除非鬼引誘我不抓那塊保住生命的石頭先生。」先不友不厭以年輕人心態地說。

他們到了一處漁場,地形同樣是直壁的岩石牆,一手摸著釘在牆上的岩石,一手是釣魚用的。腳跟站久了,會發抖跳妞妞舞地跳海。釣到魚,身子緊靠牆,才順利地抓住魚兒。尤其碰到雨天,岩石上的青苔很滑,一不小心滑下去,別想吃高蛋白質的紅魚肉,也沒醫生看傷,以前,蘭嶼哪有衛生所。

他們在這漁場,照樣釣到了不少的紅魚。先不友不厭已離開了這漁場,僅有先古拉拉恩期待大石斑魚上鉤,還留在那兒繼續釣。當他的魚竿慢慢往下沉下去時,感覺還是有魚上鉤的。心想,「這樣情況,一定是大石斑魚的動作。」先古拉拉恩算算魚的動作,答案在心。用力拉上魚竿,被大石斑魚吞到胃裏的魚餌(小魚),從大魚的口中飛出去。海中的大石斑魚表情很失望,心想,小魚怎麼可能從口中逃出鐵門呢!牠沒想到魚線就了牠(小魚)。察看自己的一排門牙,上下各一半都不見了,都不知道自己已經很老了,門牙都已經脫落了。只知道吞小魚。時兒,牠口水溢出地很快流乾了。大魚以為那條有花紋的小魚,還在附近游泳洗澡,除去身上石斑魚口中內遺留的口溢汁。便迅速地東找西尋,萬沒想到以飛去岸上的岩石牆休息,招回以飛走的靈魂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iyapenjipeaya 的頭像
siyapenjipeaya

蘭嶼樹人夏本奇伯愛雅(周宗經)

siyapenjipe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