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8.十人船員,上山砍船底 rapan  no limasoavat..船員們到了山野,由看到這種樹的船員,領路往深林去。是他以前做過記號的(nikozi)就可以取得。下一次造船,你就說我也有看到取船底的樹。當你們去的時候,是別人的記號,而且周圍都插二‧三根小木棍。船長問你說,這是你的嗎?你的回答是:「是的。」,他在問妳;這是你的記號嗎?你說;「不是。」船長又問妳,這三根小木棍是你插的嗎?你說,不是,他又問你都不是,哪!你怎麼帶我們到這裏呢?你是希望我們造大船,木板都是偷來的嗎?會被詛咒的,你的回答是我看到的樹。船長指証對你說,這個記號,最少十幾年的,大家來指證。十個船員一起看,沒錯是老舊的記號,如此你還有什麼話說嗎?是你不懂樵夫文化,沒上過深山,討厭你的船員說一點原住民的風味都沒有。

39.十人船員砍船板,最少每人三組。船員不是沒有識別力。知道你砍船板,一點知識都沒有,別人就不喜歡跟你在一起。因為你不懂要砍何種樹,如是這樣,你就一人去砍船板,一樣不能用,你覺得這是我的成品,硬取回來,別人看了你取回來的船垝,不像樣。便說:到底現在是晚上還是白天,這句話,被你聽到,會趕快挖洞進去呢!還不明白什麼叫老師。

40.十人船板砍最上層的船板pakalaten,你是稱的上雅美樵夫嗎?船員砍這種船板,要具備砍樹的耐力、力量,握斧的技巧等,你如果一項沒有,不要去擔任這份工作,因為十人船員,要的是,成品好、樣式佳,而且要快,耐力要久,兩個小時,不換人,你有嗎?斧頭還沒有砍幾下,就像被追的狗,不知道要吸二氧化碳,還是四氧化氮,氧氣在哪那裏,你會找不到的。如此的你,怎麼能完成工作。哪你不是深山的原住民,而是街上走來走去的煙酒民了。

41.造船,十人船員加細工,船板才能使用的,尤其鑽洞工作,如你喜歡這份工作,最好不要去擔任,因為這份工作要相當好的技術,尤其大船要雕刻花紋,一點都不馬虎,才可找上船板。如你說我也會呀!做了這份工作。你第一個洞打歪去了,人家看了你,不以為然,還會有糾正的餘地。結果二十幾個洞,你都都打歪了,人家看了你的成品如此,便說..這個不是瞎子,現在是白天,而不是晚上呢!這時候,你加工的船板,組員要丟棄。

好的技術,.尤其大船要剛刻花紋,一直都不馬虎,才可接上船板。如果你說我也會呀!做了這份工作。你第一洞就打步去了,人家看了你,不以為然,還會糾正的餘地。結果二十幾個洞,你都打步了,人家看了你的作品此,便說..這個是不是瞎子。現在是白天,而不是晚上呢!這時候,你加工的船板,組員要丟棄,不用的。

42. 十個船員上彎骨manwang,做這份工作的人,以選定了,只有一人,其他人在旁協助工作。你覺得這工作我也會呀!而且你說我也是船員。你趁著他回家休息時,就偷偷地去坐上彎骨的工作。因為沒人在旁看你做,所以成品的標準,你都不明白,這成船彎骨,像大便的人一樣難看,伙伴船員回來場地工作,看到你上的彎骨難看如你,便說..「這個原住民走路,不看路的,掉到井裡,自己爬上來。」

43. 十人船員造船,作第一塊船板上骨manasay,這時,船組要舉行小祭儀式,以便工作順利完成。每一家都準備一山盆地瓜、山藥等等食物。你家不出一小盆食物來。因為你是船組裡內的流浪漢。你交不出一小盆食物來。船員都到齊在主人家,你能交出什麼?當然你可以和別人一起吃飯,可是你心裡不要呢?吃的食物未廢物呢!是你自己不和別人看齊,人家種地瓜、芋頭等等,而你是當流浪漢,那裡有那麼多的食物,讓你白吃白喝的。

44. 十人船員上中板,接船板的工作,不是很容易的事,你不是造船很有經驗的船員,最好不要擔任重要角色,你只有當助手。中板Pavaken,上不好,造成船內的窄小,容易翻船。你如果以民主不看泰山,船是大家的,什麼人都可以擔任船組工作,你就擔任了接上中板工作。和你工作的船員,一直看你工作,因為他明白你造船沒有經驗,也不會勸你,你是以為自己適合這工作,而擔任重要角色,你打鑽孔有一半多是打穿外面或內側部分,哪!沒關係,是你青光眼的傢伙,你立的木釘,是按照原來寸良,結果你上得中板,Pavaken,就往內側幅,理所當然船身變窄小了,在你旁邊的助手船員,不給講工作方式,因為你在工作時,會生氣,招來船組不利的結果,你只是因為自己很聰明,不求教。更不懂知識的差別的高低,這時候,船員們到其在船阜內,長輩看到你上得船板(成品)Pavaken,立起來,使造船的船身夾窄,不能下海,在海中只有翻船。長輩說:「誰接上的船板?」你誠實的說:「是我的。」長輩又對你說不容客氣的話:「你家的黃金有多少?你家養了幾條豬?你準備了多少的芋頭田?」這時,你沒有話要說,你明白船組長輩對你說這種話嗎!如果你說不滿長輩的話,你只有離開船組了,如果你想到,這船組室家族的團體組職,對你很重要,哪你就聽從原住民組職團體法,乖乖作原住民格調,這時候,其他船員不看你的面子,全部打掉你上好的船板,重新接好,有保命的原則。

45. 十人造船員接上曾船版Pakalaten,一般船員(笨人)只要當助手,不可以擔任主角。因為船板在左右上下,都要完美的峰面。你不要自己以為是聰明人,去擔任上板角色,結果,你的成品,造成完好的船板成廢之你。不但接到中板Panguodan有差錯,接不平,更不配現在彎骨ipan-wang的接峰點,如果張開嘴巴地合不融。

 

        尋找未回家的弟兄   見證∕周宗經

 於97年6月8日,星期日的下午黃昏時刻,突然來一通電話說:「野銀部落的李弟兄還沒有回家,目前已經很多人去找他了。你們要不要來?如要來,就搭我們的車過去,在公路上等我們。」家姐妹的回答是要去。打電話的是紅頭蘇姐妹。

 我們聽到消息之後,很快地去公路上等車。我們到達現場時,已經很多部落正在山裡找他,雖然已是黑暗了,但大家都在用電燈,手電筒去找沒回家的李弟兄,在公路上排滿了陸陸續續來找人的部落人。

 之前去找李弟兄時,先作祈禱,禱詞是求上主把他(李弟兄)引回來,回到公路上的車。那夜晚我們(家姐妹)和李弟兄的兄弟及親家人睡在公路上的車子及

地上。找人根本沒睡,又是閉著眼地休息。

 過了一夜,就是沒找到,他(李弟兄)也沒自動回到他的車,誰知道他是被魔鬼控制行動,而如此。到了第二天(6月9日星期一)我們還是繼續找李弟兄,這時前來幫我們的人越來越多,大家分組隊去尋找,有的上山頂、果園地、沿海岸地方找。我是上山到岩石堆慢慢找,專找洞口。我在山上時,心裏對上主說:「之前向你(上主)求助的,都能實現我的祈求。這次的祈求就沒實現,再次求祢(上主)幫忙,能找到李弟兄。」到了晚上,我和家姐妹以及親戚們還在公路上的車子睡著等李弟兄自動回來,可是到天亮,人還是沒見。

 到了第三天(6月10日星期二)我們還繼續上山,沿海地帶找人(李弟兄),今天知道天主教漁網小組到李弟兄的家,為他祈禱,到了晚上,天主教的漁網小組來了,我們到齊之後,由謝傳員主持敬拜,唱讚美歌,之後,是個人祈禱,那時,有很多弟兄姐妹為李弟兄祈禱,我覺得有很多重複的禱詞,沒有必要,就沒想到想到要為李弟兄祈禱,可是心中有一股力量,要我獻上祈禱,因此突有空間讓我祈禱。我的禱詞是:「親愛的天主,在厄則克先知書內,主說:我要親自去救我的羊。希望這句聖言,能實現,我們同聲祈禱,求主呼聽我們。」就這樣短短與主的呼求。實現的呼求祈禱,主權在上主。我們的漁網小組作完敬拜之後,就各自回到自己的部落,我和家姐妹,還是和親戚在公路上等著或找李弟兄,直到天亮。這是尋找李弟兄的地三天又三夜的時間了。

 那天大早,人(李弟兄)還沒找到,我們又去公路的地點,繼續工作(找人)。我被分配到螞蟻穴的山頂上,當我爬到快山頂時,突有預感要回頭下來。於是我就往下山了。當我快到公路時,就有人呼叫說,我的李良炭弟兄,已經回到家了。我聽到那個人的喚叫後,高舉手讚美上主三次。感謝上主將李弟兄從撒旦手中救回來。感謝上主聽到我的祈禱,實現聖經的話。厄則克耳先知書第三十四章節,上主說,我要攻擊那些打者,從他們手裏,追討我的羊,從他們口中救出我的羊。

 羅馬書第8章25-30節,上主已叫的人成義,分享祂的光榮。

 詩篇34章17節,上主就義人脫離一切患難。

        以主耶穌的名趕走撒旦  見證-周宗經

於97年6月28那天是蘭嶼天主教的聖神同道會的活動。地點是椰油部落的天主堂。

  我們吃過早餐之後,就開一部老舊的摩托車往椰油部落去,隨身攜帶聖經、聖歌、老花眼鏡等。

時間不需要半小時,就到達地點了。

  我們下車後,走去教會,外面已經有很多人了,教會裡面也有幾十個人坐在椅子上。正式開始是九點,因時間還沒到,所以有些教友都在教會外兜風。

  之後,時間一到,大家都進教會內,做的椅子分兩排,男在左,女在右。我們進了教會,按照規定,我坐在男人做的位置,家姐妹做在女人的位置,後來有姐妹領唱詩歌,不論男女大家一起唱讚美主的歌詠。

  後來,傳教員主持彌撒禮儀,完畢之後,就按照聖神同道層活動於表進行。

首先傳教員召集漁網小組。講述服務需要醫治的弟兄姐妹。傳教員指定張傳教員為病患者之弟兄姐妹。傳教員指定張傳教員為病患者之弟兄姐妹按手。其他人在旁邊持之。謝傳教員如此指示我們(漁網小組)。

  之後,我們就開始唱求聖神之聖歌。漁網小組在部都取起首領唱。之後有很多弟兄姐妹在我們中間做著,他們是身心靈病痛,需要上主醫好。這時,每個人按照聖神的恩慈。彰顯在每個人(漁網小組)的身上,為弟兄姐妹服務。這時,我以舌音祈禱。這一批有痛苦、病、心理受傷的弟兄姐妹被聖經醫好後,離去現場,回到自己的座位上。之後,由謝傳教員叫出。服事教會事工的弟兄姐妹,及漁網小組須備醫治的弟兄姐妹,去的弟兄姐妹也多。在過程中,由張寓居傳教員負責覆手的服務工作。有位姐妹身附撒旦,他在地上打滾,有幾位弟兄姐妹(漁網小組)去為他按手,但是她還是猛烈拒絕。張傳教員也為他覆手,也一樣拒絕翻身。這時候有一股力量引到我身邊。他正在打滾絕拒時。我用主耶穌之名,驅趕撒旦,我連續地說:「主耶穌的名,撒旦出去」這聖言連續大聲地說。我看見附身在姐妹上的鬼眼睛看我。我就指說:「主耶穌的名,撒旦出去!出去!出去!」之後這姐妹就安靜下來了。我看到他很安靜了,就離開她身邊去服事其他弟兄姐妹。

之後,我們工作作完,便唱讚美榮耀上主的歌,直到陪上主醫好的弟兄姐妹才離開現場在我趕鬼時,少說一個字[奉],主耶穌的名。

  後來傳教員,要三位弟兄姐妹做見證,之前附身那姐妹也做見證。她說:[之前在我本身困擾的鬼,是我已故的姐姐,我的身心很痛苦,現在身體感覺很輕鬆、平安。這是我做見證的。]感謝上主的愛。

   在雅美族的社會,被鬼附身的人,如果是已去世的親人[鬼],那鬼是不肯離開陽間的親人,一直附在他身上。只有別鬼很容易離開所附凡人的身上。

  感謝上主趕走附在這姐妹身上的鬼親人(以故之鬼)。

馬太福音第十二章28節,如果我靠上主的靈魂趕鬼,證明上主已在你們當中掌權了。

 瑪各福音第十六章17-18節

信的人必行奇蹟,按手在病人身上,就會使人痊癒,奉我的名趕鬼,會說靈話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iyapenjipeaya 的頭像
siyapenjipeaya

蘭嶼樹人夏本奇伯愛雅(周宗經)

siyapenjipe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