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約在四百年以前,紅頭部落住著兩位老人家,社會名氏,都是上了年紀的夏本瓜(祖父級身分)。一個住部落南方,另一個住北方。他們倆老人家是怎樣演食言而肥的戲,各族群都有不同的風味,故事是這樣發生的。
有一天,南方老人家,當公雞叫時,對睡在左邊的太太說: 「我們早上沒菜吃,我去海邊一下。」「好的。」他太太說。早期的漁撈文化,去捕魚的男人是不可以大聲說:「我去打魚或釣魚。」因為這樣的行為是敗類男人的作風。女人的回應也是,不可以大聲說:「好哇!去啊!快去啊!」同樣是敗類女人的風格;這是雅美人的格言。
以前,海岸邊的生物多,網子一丟,海岸邊的螃蟹、小魚等等,都來不及抱住靈魂逃跑,而掉進網子裡。因此南方老人家一去海邊網螃蟹、小魚、貝殼等生物,不幾十分鐘的時間,就滿網而歸了。在路上想的,是自己領先於別人,理所當然收獲豐富。後的,不爭氣的,也是應該什麼都沒得。這位老人家懂得生物的習性,而處處領先於別人,這是他生活的祕訣,他有外號名magza,意思是勤勞。
當他在泉水洗完水澡後,手提著一大網袋的獲物sinavat上路回家。那時,天已很明亮了,在路上碰到那位北方老人家siyapenkowa,手上握著一把網具vanaka,彎著身子忙著趕路下海邊dovanwa。他一看到南方的夏本瓜在自己的面前,抬頭說:「朋友,你的收獲不少。」「才沒呢,僅此些而已。」他謙虛地回答。「朋友,你是否有到自然港內捕捉?」「我還沒有去那裡呢,你又不是不了解我抓螃蟹的習慣。我都是到jitaig這地方。朋友,你放心,我真的沒去自然港dovanwa抓螃蟹的。」南方夏本瓜這樣說。
這位老人家對平輩老人說得句句是道,實則不然。因為事實上南方老人已經到過自然港內抓螃蟹、小魚了,而北方老人家信以為真,沒想到對方騙了他。滿腦子想的都是如手掌大的螃蟹和小魚等等。
那北方老人先把網袋掛在脖子,心想,那位朋友說還沒到這裡來抓螃蟹,我一定會裝滿這袋子回家的。他繞完一個岩石島pongo,都沒看到一隻螃蟹和半條小魚,不知都已經被南方老人家抓了或趕跑了,不敢再出來看日出地躲在石洞裡。他再怎麼展示捕蟹、抓魚的方法,都沒有用。一個個的岩石島,他全繞完地捕小魚和螃蟹,什麼都沒得,垂頭喪氣地走回家。快走上部落時,就把網袋karay捲起來綁在身上的丁字褲,就這付模樣回家了。
天已經很亮了,部落的男女老幼,都到泉水處洗滌面容、四肢,同時取水。男人們看了北方老人空手而回,很懷疑地說:「不可能的,海岸礁岩寄生的生物多,哪有空手而回之理?除非,他突發老病而致吧!」不管怎樣,他就是低頭上路回家,不好意思見到人。的確,在雅美族社會裡,一個上了年紀的老人家,不論是男女,一出門到海岸礁岩抓螃蟹、小魚等等,都會滿網而歸的。
他在路上,碰到侄兒西阿大哥,侄兒知道迎面而來的是叔叔,便打個招呼說:「叔叔,你好。」「侄兒好。」他聽出說話的是侄兒,便抬頭回應「叔叔,你怎麼啦!是否家裡有事而半途而回嗎?」侄兒看到他將網具搭在肩上,網袋掛在丁字褲,懷疑地問說。「才沒有啦,只是沒抓到東西放在網子裡。白癡,沒看到我空手而回,還要問。」他叔叔不高興地邊走邊回答著,聲音漸漸遠去。 侄兒不再跟叔叔講話,明白小孩和大人的社會是有分際的。只在背後自言自語說:「我是就事論事,不是要批評你的啊!」
而稍早在另一戶人家,「太太,拿去吧,沒什麼的,快去煮螃蟹、小魚,早點用早餐,我還有田裡的工作。」南方夏本瓜提了一大網袋的螃蟹、小魚、貝類等,往前室sesdepan放下地說。「喔,好的,現我正在生火了。」他太太知道先生一出門抓螃蟹等海岸生物,都沒空手回來的。明白先生回來了,很高興地說。之後南方老人家就去工作房換丁字褲,心想,那朋友「北方夏本瓜」一定還會抓很多蟹類的,因為我離開那地方已經很久了,那些小魚、螃蟹等等,一定還會上岸礁吃東西的。他沒想到別人空手而回,在路上不敢抬頭見人,恐好事之徒見而一笑不止。他對人不說實話之情事,沒給太太知道,後續的事,也沒去了解,以為事情已經結束了;豈知族人的社會,是會記犯人的名字的。
「先生,螃蟹、小魚、貝殼都煮好了,只等你把它倒出來,放在盆內,就可以食用了。」南方夏本瓜太太說。「好的。」先生回答。新鮮的海岸生物煮熟後的風味,讓你(妳)離不開吃飯的位子。雅美人食用海岸生物之前務必要分類,以便分配給家人食用。因為海岸生物是族人早餐最佳食物的緣故,所以男人們都想往海岸撈一些食用,問題是在你先我後的競爭結果。「孩子們,過來用餐吧,爸爸早晨抓螃蟹、小魚等等。」南方夏本瓜對梳洗完畢的孩子說。接著夏本瓜分好了早餐,大家圍著吃。
「喔,都是大螃蟹valakawan呢,早晨我去水源洗臉時,看到一個老人往海邊去,就是我們的vanwa自然港。手拿一個網具vanaka,快步地上路。」南方老人家的大女兒看了面前的大螃蟹說。
「食物分給自己,就慢慢享用,小孩子不要去了解大人的事,知道嗎?」不願讓女兒明白事情的南方老人家用父親的威嚴地說道。在雅美人的社會文化裡,小孩子沒有必要多問大人;只有夫妻之間,才可以互相明白食物如何得來的情形。雅美人最怕的是,「偷來的東西如食物,決不可以養家人。」
「平常爸爸抓螃蟹等等,都是這樣的,又不是只有這次。爸爸因為比別人先到海邊,所以滿網袋回家,後者理所當然空手而回。」母親一方面教育女兒,二來讚美先生的養家精神地說道。
「太太,我回來了,沒抓到什麼!」北方老人家回到家裡,換好丁字褲後說。「你可有抓到什麼?天氣很冷,海邊也冷,螃蟹、小魚等等是不會出來找食物吃的。」他太太以良心的話回敬。以為先生抓的是不多而已吧,沒想到是真的一隻螃蟹都沒得,而空手回家。
蘭嶼在秋末冬初期間,氣候是很冷,每戶人家都在夜晚生火取暖。北方老人家太太,北方老太太早就生了火,準備給先生回來時靠火取熱溫身。那老人家「北方」說完話,就進到屋內取暖。「太太,當我下去海邊,在泉水處碰上南方朋友sikeakay ta,手提一大網袋螃蟹回家。不免我問他是否有去自然港dovanwa內?他說他沒有去那裡,又說我應該了解,他常去抓螃蟹的地點,都是jitaig。他又教我看說,這些螃蟹是那裡的,跟自然港vanwa不一樣的。」他說得頭頭是道,我信以為真。當我繞完一個礁岩時,什麼東西都沒看到,我還不以為意,心想,其它礁岩不可能沒有收獲的,於是我繼續往那礁岩尋找,都經過那幾座岩石島,同樣什麼也沒得到,這就是早上的經過。北方老人家實說經過給太太明白,才不至於被太太懷疑。「我知道你對人老實,不過,太老實了。我這樣說,也許你會了解的,他很明白地告訴你說:『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常去的地方。』這句話有鬼在騙人。你聽了好像是真實的,是嗎?也這句話讓你空手而回,確實沒錯的。」北方老太太以心理學的觀點說,為要讓先生更明白人與人之間的談話行為與五官表情呈現,而不是一口咬定別人說的是實話。
「誰知道他對平輩老人不講實話,我又不是神,能明白他講的那句話。早了解,我就不去抓了。」北方老人家很不高興地說。「這是你對人可愛的一面,以為人和自己相同嗎?多了解人與人對話之外表學問,還有說話的表情知識等等,才能得真實性的百分之八十。」北方老人太太不放過先生地說。「是沒得吃海鮮,才說這話。」北方老人家聽了太太的話,而很氣地說。「好了,我一定給他太太南方老人妻講這食鹽(言)而肥的事。」北方老人太太說。
南方老人家的太太,根本不明白先生在外面演了食鹽(言)而肥的戲,也不了解之後的結果。日日地過平常心生活;北方老人家也很難碰到南方老人一面,但他不忘食言而肥的人。
「朋友,來這裡一下,有點事告訴妳。」北方老人的太太對南方太太說,他們相會的地點是在泉水處。南方老人太太很訝異北方太太找她有話要說。在雅美族的社會文化裡,小事通常是在外協商事情,只有親眼見到人做壞事,才親自到當事人的家解決問題;食言而肥是小事,因此,可在外解決。
「不好意思請妳來,事情是這樣的,當我的先生去海邊抓螃蟹、小魚時,剛好碰到妳先生滿網螃蟹上路回家,便問她說:『朋友,前面自然港你是否有去抓過?』你先生的回答是:『我是沒去那裡的,你又不是不明白我常去的地方jitaig,確實我沒去自然港dovanwa抓螃蟹的。』結果我先生就下去海邊,在自然港的每一座岩石捕小魚、抓螃蟹等等,可是他什麼東西都沒有看到,就空手回家了。問題是妳先生對平輩的老人,竟然不說實話,有輕視人之意了。」北方老人的太太,只講重點的部份,因她明白此地不宜多說。
「喔,原來如此,我是不明白有這件事,因為我先生沒告訴我,只享受大螃蟹的肉。回到家我會告訴他的,抱歉了。」南方老人太太誠實地回答。
她們談完事之後,就各去取水家用。在雅美人的社會文化,一個上了年紀的老人,他的口語與行為,都是誠實的。食言而肥的人,不論他是男女,或是家族有名望的,都被族人訂下不名譽的名稱,留給後代。用清潔液洗不掉的惡名;這位南方老太太心裡很難過,自己的先生從來沒有過食鹽(言)而肥的情事,怎麼今天會對別人這樣說呢?
後來,北方老人的太太回家後,告訴先生說:「我去水泉取水時,碰上南方太太,就告訴她這件事,還好她很客氣對我,否則我們在那兒爭吵的,我會搬出對人不敬的道理。」「其實,我是社會見識不足,以為別人說的都是實話,我還是多認識人說話的表情常識。」北方老人家明白自己的不足,需要重新調整自己以了解常玩食言而肥把戲的人,因而有了這樣的回答。「以後,你不要跟南方老人打交道,最好不要去認識這種人,食鹽(言)而肥是小人的作風,不是君子的風度。」北方太太說。「雅美人的社會,以前到現在都有這種人,族人說這樣的行為,只有在pakananaken家族人的身上發生的。名望人家族minakem a tao是沒有食鹽(言)而肥的口語出現。雖然食鹽(言)而肥的人,佔有利之處,但是他們在族人的社會,留下永遠不消失的惡名。直到他們的子子孫孫。因為食鹽(言)而肥的故事,流傳民間不斷。他們在社會上怎麼洗都洗不掉的。」北方老人道出雅美人的社會格言來回答太太。「好了,我們吃早餐了,不談劣等人的事了。」北方老人太太覺得時間不早,該吃早餐了。當然他們北方老人家早上吃的是芋頭,沒有菜可食,族語叫micimil。在族人的社會,老人家早晨吃芋頭,最多能吃兩塊。平常只有一塊芋頭塞胃,配開水cinwat,嚥下肚裡,保證一日勞累不餓。
「你吃飽了?一個芋頭在肚子裡,怎能應付一天勞累的工作呢?多吃幾個,盆子裡有的是芋頭。」北方老太太看到先生僅吃一塊芋頭地說。「沒聽過嗎?芋頭在男人漁夫(不捕魚的男人,不是漁夫)體內,有不餓的功能,可在海上划船維持一天的力氣。」北方先生推出漁夫在海洋撈魚的親身經驗。
另一方面,南方老人太太找到機會與先生說:「老人,南方老人家,前天你去海邊抓螃蟹時,怎麼可以對同輩老人不敬呢?他北方老人不是小孩子,是個大人呢!這是我和北方老人太太在水泉裡她告訴我的。」
「我說得對啊,我去海邊抓螃蟹,沒到前方的港口內抓啊,是他不會抓螃蟹才沒有收獲的。海岸礁石上,不只是螃蟹,還有其它可吃的生物啊!」南方老人以攻不破的言詞對太太說。「如是這樣的話,為什麼他太太在泉水處對我說:『妳先生沒說實話。』呢?」南方老太太聽了先生的話而這樣地回答。「是他們亂猜的,根本沒看到我在那裡抓螃蟹,猜想會是真的嗎?沒依據的言語。」南方老人以他的理由對太太說。南方老太太聽了心服口服地沒說句話,心想,先生說得對啊!沒看到人,就說有,沒道理。
後來,南、北方兩位太太又在泉水處碰面。
「朋友!上次碰面,妳對我講的,我先生確實沒去那裡抓螃蟹的。他對我說,是妳先生不會抓螃蟹,才空手而回呢!。」
「可是朋友,我先生到了那裡,什麼都沒看到,他才證明妳先生說謊。」
「沒有看到人在那裡抓螃蟹,不能亂猜的,這才是說謊的人,因為沒有證據。人是有眼睛的,可看到東西、動、植物類,不是嗎?」南方太太說,北方老太太聽了之後,不再說什麼就離開現場,去取家用的水。
「先生,我又在水泉處碰到南方老太太,她說她先生沒說謊話,確實沒去那裡抓螃蟹。」北方老太太回家後對先生說。「可能是別人有去抓的,不可能那裡都沒有看到螃蟹在跑啊!」北方老人說。「好了,別再談這小事,沒必要,就算我們被騙,老天有眼的。」北方老太太決定把食言而肥的事,交給老天爺去判決。
「先生,我在水泉處碰上朋友北方老太太,便把事情告訴她,她沒有回答我,就離開去取水了。」南方老太太對先生說。「對啊!沒看到人在那裡抓螃蟹,就說我有去,這話不實在的。」南方老人的回應。
食鹽(言)而肥是人常犯的錯誤,真假的決定是在天上的人tao do to。「犯罪不承認,會被天上的人懲罰。」這是巫士傳下來的話,也是雅美人的真理。既然人說食言而肥,那食鹽豈不是更肥嗎?
(2/8/07訂正)
創作者介紹

蘭嶼樹人夏本奇伯愛雅(周宗經)

siyapenjipe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