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書寫雅美族生活文化故事,完全是照著族語族人老人家說故事的族人口語說話的語法。我根本沒有用到文明族群的書寫文法與筆法之文律。因為我沒有得到這種寫作方法。我也不懂其他原住民的族語語法,因我不會說他們的話。

我在寫作過程中,我只是借用所得到的簡單中文來寫故事。有時,我會碰到族語與中文相同的地方,如族語Ko mangay do Pimowamowan ta,譯成中文「我去我們的果園。」例此族人口語與中文白話相同的詞意,也發現了很多詞語。

在我的知識圈內,沒有學過翻譯文學的教育程度。在蘭嶼找不到這種老師來教我。是自己努力去了解族語譯中文知識。故而書寫的文章倒來覆去的不知去向。同樣的,族語學不好,哪來的族語語法之高水準知識。族語說了,都是吞吞吐吐的話,重複的口語百遍。如此怎能去當演講老師。同樣的,中文教育程度低,哪有好的作品給人看。

(未完待續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iyapenjipeaya 的頭像
siyapenjipeaya

蘭嶼樹人夏本奇伯愛雅(周宗經)

siyapenjipe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