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一)在紅頭教會某個禮拜,由東清村鍾弟兄義務使徒擔任福音講師。那天,該教會的傳教員施弟兄病情很重,無法到教會作禮拜。據李師母說:「他已經病了好幾天,在床上爬不起來,所以他沒上教會。」據說他之前就得了慢性病症,又開了一塊風水地的芋頭田,雙重病魔在身,而引起的現在情況。
我們禮拜完後,鍾弟兄提議到施傳教員的家為他的病情祈禱,沒人異議。散會之後,大家都去傳教員家為他祈禱。
我們到了他的家時,一看傳教員臉色蒼白虛弱,又很瘦的躺在床上。之後,由鍾弟兄義務使徒主持為他祈禱,有幾位弟兄姊妹為他祈禱。那時,我沒開口祈禱,因為重複的禱告沒必要,聖經再馬太福音六章7節很清楚的經文告訴我們。
我們為傳教員祈禱完之後,鍾弟兄義務使徒便對我和家姊妹說:「請你們以聖神為他祈禱。」心想,我們已經為施傳教員祈禱了,為何還請我們為他祈禱?也許是上主的旨意吧。之後,我們遵行了,我站起來求聖神,用舌音祈禱,家姊妹為他覆手。我們用的時間不很長,就結束了聖神祈禱。之後,我們離開傳教員的家,回到自己的家去了。
後來,那天據說傳教員上山工作去了。感謝讚美主。他目前在紅頭教會侍奉主地傳福音工作。
馬谷福音16章17-18節
『相信的人會有行這些神蹟的能力,按手在病人身上,病人就得醫治。』

(二)我們為傳教員祈禱完之後,我們還沒回家之前,鍾弟兄義務使徒對我們倆人說:「你們東清部落親家母生病好幾天了,又去過衛生所看病了,可是目前還是躺在床上。」我們倆沒有回答,只明白其事。
我們回到家後,上山工作去,沒決定要去東清親家母家為她祈禱。到了第二天,我仍照日常生活計劃上山工作,用過早餐後,家姊妹提議去東清探訪親家母。在我的感覺上,有一股力量一直引我們去那裡。
之後,我們倆騎摩托車出門,東清與紅頭的兩部落距離很遠,騎車需要半個多小時才到達地點,我們到達親家母家時,一看她躺在床上蓋著棉被,之後,我們以親家情問候她,她說:「病已幾天了,也去過衛生所看病,可是沒好轉,就這樣待幾天了。」我們得知她沒好轉,就要為她祈禱,家姊妹為她覆手,我們同時以舌音為她祈禱,求天主治療她的病。我們禱告完之後,她就起來坐下。感謝上主垂聽我們的祈求,使病患(親家母)的病好了。
馬谷福音16章17-18節
『相信的人會有行這些神蹟的能力,按手在病人身上,病人就得醫治。』

(三)有一天,我與家姊妹早上走過蘭嶼衛生所時,看到朗島妹夫和他兄弟在衛生所門前坐著休息,我們知道有事,便對妹夫說:「有什麼事嗎?」他回答說:「母親以前的病症發作,我們把她送衛生所看。」之後,我和家姊妹進衛生所裡面,我問妹夫說:「母親在哪病房?」他說:「她在急救室內。」在衛生所內有幾位家人跟來,他們看到我們進來,便說:「母親的毛病發作,是年紀老了的關係。」我們見了她,第一句問候她沒回應,看她如被追的狗似患氣不止,口部、鼻子蒙上救生管,通到鐵桶灌氧,又打點滴,看到如此的情況,便對妹夫說:「母親要不要送台灣看病?」他說:「沒有錢,而且要看情形。」有一位他們家人說:「以前母親得這種病時比較年輕,所以並不嚴重,現在她老了又發作這毛病,病情就嚴重了。」看她老人家一直在患氣。
之後,我們為她祈禱,求天主醫好她的病。他們幾家都是信天主的,也一起跟我們為病人祈禱。那時,我求聖神,以舌音祈禱,家姊妹按手在病人身上,大家同聲求上主治好她。我們禱告完之後,就在那裡休息一下,看著她時,便不再急患氣,和平常呼吸一樣了。感謝讚美主,垂聽我們的祈禱。
雅各書第五章15-16節 『以信心祈禱,治好病人。』

(四)有個禮拜,當我們紅頭教會晚上彌撒完之後,李姊妹提議說:「有個病人的家人要我們為病人祈禱,地點是蘭嶼衛生所。」我們沒有異議,都同意要去為在衛生所看病的人祈禱。有人問神父說:「你要不要去?」神父說:「我也要去。」之後,準備聖水、聖歌等等。
我們到達衛生所時,由病人的家人領我們去治療室,進去一看,裡面有三位病人,其中一位是漢人女孩子,兩位是雅美人。一位是野銀部落男老人家,天主教弟兄,另一位是女老人家,從小得瞎眼,是朗島部落的人,也是主內姊妹,她是基督教信徒。
之後,由神父主持為病人祈禱。我們以聖水滴在病人前額上十字號,漢人病患要求神父為她覆手,於是神父為她覆手祈禱。我們離開他們之前,每個人都向病人握手,並祝福他們早日康復。當我伸出手向那位朗島眼瞎的女老人家握手時,她也同樣伸出雙手握緊我的手說:「這是天主的手,我很快樂。」她是用母語說,旁邊的弟兄姊妹都聽到。我沒有什麼回應,只對她說:「天主愛妳,治療妳的病。」感謝天主也在我們當中醫治那些病人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iyapenjipeaya 的頭像
siyapenjipeaya

蘭嶼樹人夏本奇伯愛雅(周宗經)

siyapenjipe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