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時,岩石牆上,剛好有隻狐狸在那兒兜風休息,見到小魚餌上門,一手抓住送進食道,不經過牙關機構,沒想到小魚手拿著比牠(狐狸)骨頭還要硬的小東西(魚鉤),能解決自己的生命。狐狸吃到小魚後不走,還坐在那裡等著有好東西吃,守株待兔的心態,動物也有的。

狐狸是常到海邊尋找食物,如海蟹,小魚,貝類等等,使身體肥大,肉質佳。現市場上的上等食物,一人份仍可賣上,八百元,蘭嶼買不到。

月光下的先古拉拉恩,老人家老花眼,飛出去的魚餌,哪有年輕人明亮的眼光看得到,只感覺魚線通往背後岩石上。他再怎麼用力把魚竿往海面方向甩去,還是甩不出去。沒想到小魚餌被好肥好肥的狐狸吃了。這時,他仰頭專注魚竿尖端的魚線,了解是通往山上,心想,不會是勾住石頭的,又不像是海底的礁石容易勾住,想不通。

那隻胖狐狸正在咬碎小魚餌時,一半已吞到沒門的胃裏,另一半還在口中,用舌尖在口腔內翻來翻去地嚼,有時,舌頭碰到魚鉤,覺得是小魚的骨頭,不在乎它(魚鉤),沒想到這小東西能解決自己寶貴生命。狐狸咬東西口水會如雨般流下的。

之後,咻!一聲。無情的魚鉤,不小心地勾住牠的舌頭。狐狸覺得舌頭被魚骨刺到,很快提起雙前腳,用力拉出舌頭上的魚鉤。不過魚線是在人的手上,越拉越緊,魚鉤越深入舌頭肉中,痛得牠發出鬼叫聲地作響。

「叔叔!有鬼叫的聲音,而且是像在打架似的。」先不友不厭聽到不一樣的怪叫聲音說。

太陽躲避的夜晚,山野中的風聲,宛如餘飯茶語的對話聲,如有古怪的叫聲,族人都視為魔鬼打架。因此,先不友不厭聽了,不得不害怕,萬一被鬼找上麻煩,哪裡逃生。

先古拉拉恩明白,覺得沒有必要回應,只管魚線通往高處岩石牆把脫掉。想,早點釣大魚。老人家又聾子,那怪叫聲根本沒聽進耳內。

先古拉拉恩很生氣,不顧魚線被拉斷,很用力地向外海甩出魚竿。粗的魚線也很生氣地把那隻肥狐狸,從石頭上拉出,飛去空中,撲通一聲掉進海面上洗澡。

先古拉拉恩感覺自己的魚竿,被怪物帶去海中似的,心想,這是什麼東西,想也想不通。

狐狸在海面上打水掙扎逃掉,可是海不是牠的社會。對海能了解多少,是小魚餌帶給牠的凶兆,為多人分享美味可口的肉。

先古拉拉恩還沒有弄清楚事物之前,心裏就準備防身的動作。相反的,先不友不厭年輕,社會知識淺薄,不以為然,只有看叔叔演魚竿戲。

「姪兒!你沒有做防身的準備嗎?」先古拉拉恩說。

「為什麼要防身?和誰打架?」先不友不厭說。

「就是和我釣竿的怪物作戰啊!快拿出你的武器來迎戰吧!」他叔叔不把對方的名字講明地說。

先不友不厭聽了叔叔的話,信以為真,有點害怕。害怕的是自己還年輕,要走的還很長的路,萬一有什麼不幸,叔叔是老人家了,無所謂的。

之後,先古拉拉恩左手慢慢拉通往狐狸的魚線,右手緊握短劍,劍繩綁在手脕上。浸溼的狐狸,魚竿哪有體力托的動牠,只有跟海浪使勁地慢慢拉近。

怪物(狐狸)快到岸邊時,「叔叔!在你的魚線是什麼東西?」先不友不厭在月光下看到黑影子要登岸。「姪兒!快取出你的短劍Takzes來,以利對付化身的魔鬼,不然你來不及會被牠吃的。快!」他叔叔比照古時候的經驗說。

雅美族的驅魔刀Takzes,祖先是針對魔鬼而設計的樣式。兩邊是鋒利的,一邊殺不進,另一邊可衝入。最好是雙鋒同進,使鬼拖轉一百年而昏倒在礁石上,成石灰質石。這種雙鋒進肉身的武器,鬼一看人握著,就遠離而去,不敢靠近挨一刀。

「這裡不好把這怪物拉上來,我們移到那邊平坦的地方去。我一生到老,沒釣過這樣沉重的傢伙。不管牠是什麼東西,我們人貼近,合力應付,不可以害怕。」先古拉拉恩以親情志同道合的精神說。

那時,海平浪靜,岸邊沒有一盞浪花。古人說的,可把嬰孩坐在海邊。其意,海邊的浪不動之意。

在海邊的狐狸,腳足碰到礁石,很快地爬上岸來,牠吸了氧氣後,發出鬼怪的叫聲,令叔姪倆的靈魂,都給飛走了。再叫回來,已飛的很遠了。

上岸的狐狸,停下脫脫身上的水,除去毛上的海水,抬頭一看,前面有兩個聳立的怪物(叔姪),便道出怪叫地吼道。倆叔姪聽到怪叫,想逃跑脫身,不過,地勢不是人可以跑的地方,於是只有聽天由命。

「姪兒!不許跑開,一起對付這怪物,要死一起死,靠過來以利應付突變的怪物。」先古拉拉恩怕姪兒(先不友不厭)跑走地說。

先不友不厭年輕視力好,可在月光下看清楚那隻怪物(狐狸),確實是隻落湯雞的狐狸正在走動。便說:「叔叔!我看清楚是隻狐狸呢!」

「不可能的,怎麼是狐狸呢!飛出去的魚餌,難道會恰好落到牠的面前嗎!哪有這麼巧的道理。」先古拉拉恩不太相信先不友不厭的話。

「叔叔!事情都在我們面前了,還是不相信嗎!」先不友不厭說。

先古拉拉恩因為還沒看清楚行走的狐狸,因此,沒有回應,只注意事態的發展,不放過左手摸著的釣竿,右手握劍對準怪物,怕牠起來一變吃人不喝血的鬼。

先不友不厭知道叔叔沒出聲,便注意先古拉拉恩的一舉一動。心想,雖明知怪物是隻狐狸,不過,怕是鬼的附身一變,成一條吃人的狼,於是做出對付怪物的姿勢。手腳都還在發抖百下。

那怪物與他們很近了,先古拉拉恩看清是隻狐狸,便說:「不要給打死了,抓住尾巴,然後用網具套住,如此,就可以綁起來。」

先不友不厭知道後,很快地用網具套住狐狸,用力壓在地上。之後便說:「叔叔!沒有繩子,怎麼綁住牠?」

狐狸不是一般人可以擒得住的動物,反抗力強,眼神又靈敏。你的手身出去還沒摸到牠,就被咬四、五口了。又狐狸的牙液有毒,不腫起來才怪。以前雅美社會哪有醫院可治療傷口,可讓你在家療養三個月不上山下海工作。除非打死牠。

「我有別人不明白的辦法,你得看我就是了。」先古拉拉恩很有經驗地說。

之後,牠用狐狸口中的粗魚線綁住牠的嘴巴,使牠張不開口地咬他們,四隻腳也綁起來,使牠動彈不得,雖然狐狸掙扎混動,但解不開裏白菜竹麻抽成的繩子。

「叔叔!你釣魚的線綁在狐狸,哪還有線釣魚呢?」先不友不厭不了解漁夫有預備的漁具地說。

「沒看到我取出預備的魚線上魚竿嗎!」先古拉拉恩邊上魚線地說。

月亮回家的時刻,是夜中的紅魚,大魚兒最喜歡逛街尋找食物的時間。他們人每到一處漁場,都可釣到七,八條的紅魚,如mavalaveatentalanpasakaan等魚類。

以前,這種月光魚很多,只要你勤勞夜釣,家的魚架是滿壘果子的,讓人欣賞。不像現在的紅魚比大拇指還要小,餵豬都不夠。

「先不友不厭!我們回家了,背上的魚獲及魔鬼豬(狐狸)很重。」先古拉拉恩看到月亮很快進屋門了,且海邊的小路會看不清楚地說。

先不友不厭年輕,了解族人文化的知識淺薄,聽到「魔鬼豬」這句話,不懂是什麼意思,便問鍋蓋頭的叔叔,說:「什麼是魔鬼豬?叔叔!」

「姪兒!(先不友不厭)魔鬼豬就是狐狸,是牠的代名詞,亦是族人言語文化的俗語。狐狸正統的抓法,是夜間陷阱。獵人務必送禮物贈魔鬼,才會有收穫,否則,只有被嚇破了膽。」先古拉拉恩告訴姪兒狐狸的方法。

「哪!我們什麼禮物都沒給鬼,牠們是否會我們要回這隻狐狸呢?如此,我們不就是流口水五尺嗎!」先不友不厭不相信叔叔的話。又接著說:「叔叔!才說呢,那隻狐狸是吃你的魚餌呢 !為魔鬼的野豬,沒人管的,不是嗎!」

先古拉拉恩聽了姪兒的話,自言自語!「好!你(先不友不厭)很現實,不信神理。你出了事情,不要怪我叔叔沒教你。雅美人社會文化,有許許多多的生活經驗,如此相關的事,只是你年輕不懂社會知識吧!」

「不要說了!月亮快進屋睡了,上路會很暗,魔鬼會要回狐狸的,屁股被摸會發冷的。」先古拉拉恩不忘以神學觀點對先不友不厭說。

雅美人上路,有規則的,年輕人領路,老人家跟在後,保安全。不論男女老幼都要遵守。這優良的社會文化,前人設計的人生觀。

之後,他們回家途中,領路是先不友不厭,先古拉拉恩在後面跟著。以前漁夫捕魚回家,都是沿著海岸礁石高低不平。採到八卦蟹,大鉗住你的腳指頭,不叫苦連天才怪。蟹鉗住肉皮一百天不放的。沒那麼容易讓你脫掉牠。(待續)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iyapenjipeaya 的頭像
siyapenjipeaya

蘭嶼樹人夏本奇伯愛雅(周宗經)

siyapenjipe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