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篇奇蹟的故事,不是古代人的傑作,而是現代雅美漁夫發生的故事。古代人和現代人,同樣是人。生活為何差距大。古代人的神奇故事多。而現代人幾乎少之又少。為什麼?

這則船釣奇蹟故事,發生在紅頭部落的兩位先生。他們是喜愛船釣的。這兩人從小到大〈青年〉都娶不老婆,一直和父母親住在一起,他們是我家族的人sitadozawang,船釣時間是kasiyaman,國曆的二月份。這期間是紅頭部落人準備魚竿yaraw,作為拜飛魚的宴食。身為一個男人,沒有一個留在部落逛街的,全部到海中捕魚,連夜晚也不放過。

有一天,不雁在部落裏找伙伴一起船釣,可是都沒找到一位男人,因為那天的天氣非常好,陣陣的東南風,如此的天氣,去捕魚的男人早就溜出去了。沒船的好人家,已在岸礁上釣魚了。後來,他想到古拉恩,是否還在家裏,於是十步為一步地去找他〈古拉恩〉。他到達時,古拉恩正在用小槌子打直標槍的鐵條。因為不雁明白古拉恩是聾子,怕他聽不到自己對他的話,便拍手地提醒他。「其努亞!」古拉恩驚嚇的回應。「有人叫你一起去捕魚嗎?」不雁專注古拉恩地說。「阿不巴!沒有之意。」古拉思提起他修好的魚槍說。「不!我們是坐船釣魚。」不雁很正經地說。

    他們兩個是家族的魚槍好手,尤其古拉恩可以潛入深處海底打魚,魚兒沒法躲開地被他射到。為什麼一大早僅留下他們二人。因為他們是船釣不是好手。別人不喜歡和釣沒魚的人一起船釣,收穫不佳。在雅美族的社會裏,可憐的男人就是這樣的。

        「快去海邊到我們的船。」不雁說。「努問!」是的意思。古拉恩回答。紅頭部落的男人,在這月份期間,都準備好各種捕魚的漁具。一有好天氣,馬上下海捕魚,誰願意留在部落閒著當女人。

        「古拉恩!有魚餌嗎?」不雁後到海邊的船說。「牙不巴!沒有的意思。」古拉恩說。「啊!我們去撿寄居蟹當魚餌吧!」不雁他們無魚餌地說。「努問!是的意思。」古拉恩說。以前海邊寄居蟹多,只要掀開安藤葉,就有一堆一堆好撿的。於是古拉恩和不雁,不到幾分鐘,就撿了一人一網袋寄居蟹。「古拉恩!快點把船堆出海灘上,時間已經不早了。」不雁知到很晚了,而且很明白早上的海流是溫順的說。他們到達灘頭上,各自打碎撿來的寄居蟹。然後裝在自己的網袋內。「不早了,部落只剩下我們二人最後下海捕魚的。快堆出船下海。」不雁明白時間不早了地說。划船的是不雁,古拉恩坐船尾maoji。不論怎麼說,氣候,海流的認識,不雁是比古拉恩懂得多。不雁知道時間不早了,就選定近海漁場為目的地。就是漁人港口前方的漁場,運氣好,收穫豐富的。雅美漁夫視其個人的船釣經驗。而選定漁場。每處漁場,都有它的標誌。他們到達選定的地點。就開始下鈎釣魚。雅美漁夫船釣下鈎,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技巧。視其你對漁場的認識,及魚餌的使用。他們「不雁、古拉恩」在紅頭漁夫中是一般的人。「下鈎啊!沒看到我停下來不划了嗎!」不雁見古拉恩呆坐在椅上說。古拉恩沒回答。知道後,很快地取出漁具,然後綁好釣魚的線和魚鈎。不雁這時,已經下鈎了,只等待上鈎的魚兒。漁夫嚮往的是好運。

        「你怎麼啦!yayao!」不雁正在拉上鈎的魚時,對古拉恩說。Yayao是敗的意思,Cikowa kowa是贏的意思。這而句怪母語是古拉恩釣魚,玩石棋常用的話。「好!你等著瞧吧!na-cioai pala。」古拉恩不認輸地回敬。吧!一聲。是不雁釣上的魚。魚名叫song。不雁不喜歡這種魚為自己上船的第一條魚,他希望是一條好魚,但確不然。所以不雁很用力把魚打在船板上,吧!一聲。他心說,「妳『魚』為什麼要上鈎而來,妳不是我喜歡的第一條上船的漁。」「一共我呀!(母語)這是什麼的意思!」。古拉恩聽到東西「魚」掉在船板上之聲音說。「ㄧㄚㄧㄚㄨ!小指回應之意,你看吧我的魚鈎。」古拉恩又接著說。「好嗎!我看你的。」不雁說順著 說。不雁下魚兒後,又上魚餌下鈎。這時,古拉恩不作聲地拉上鈎的魚。拉魚不作聲是雅美漁夫靜態式的風格,讓你拉的魚兒逃不掉而上船。相反的,如你拉魚線取讚揚式的舉動,逃掉的魚佔百分之七十強。讓你臭美哭臉。 

        因為古拉恩正在拉魚,所以不雁專注被釣上的魚。之後古拉恩把魚拉上船內一看,是條扁身白色的魚,母語叫eiyan。族人視為女人魚最好吃的。這種魚在新船下海釣魚釣上牠,視為船有福份帶給一家人或一個團體。「其呱呱!」母語,意思是大拇指。古拉恩的魚上船了說。他贏別人時,常用的一句母語其呱呱。以族人的漁業觀念說,當然古拉恩船釣運氣好,而不雁的運氣差。

「海流平靜,我們要爭取機會,到好的漁場去釣。」不雁見海流穩定易船釣說。「好的。」古拉恩回應。

        之後,他們划去更遠的漁場船釣。那漁場是位在漁人部落外海,深度八、九十米尺。與三角岩石島平行,對準漁人自然港口。這漁場的海底魚類,大部份都是四斤以上大的pingpingen,為女人魚。但海流強時,無收穫地離開漁場。他們到達漁場後,各按自己的方法下鈎釣魚。族人漁夫格言:船釣時,第一條魚上船。如是好魚,理所當然運氣好,壞運氣一定釣不到幾條營養不良的魚。按這道理說,古拉恩是好運氣,而不雁是壞運氣。好運氣的現象有一、漁線雖是很細,照樣拉得上來五、六斤的魚。二、魚鈎剛到海底,馬上有魚上鈎的。壞運氣的傑作是一、魚鈎到達海底,魚還沒吃魚餌之前,魚鈎就勾到礁石,讓你煩惱多多地生氣。二、雖然魚線粗,照常被大魚拉斷。讓你用左手按住心臟三十分鐘不放。以上是族人漁夫經歷過之漁業現象。

        之後,古拉恩拉上了一條白色鯛魚pingoingen,接下又拉魚,不知是什麼魚類。不雁也依樣拉魚,上船只是一條皮魚songo。他氣得要命,不想再下鈎釣魚了。但他想到漁場是有好的收穫。如古拉恩釣上的白色女人魚ppingpingen類此。古拉恩拉上船的魚,又是白色女人魚pingpingen。他很高興地說:「答巴拉!(母語)。其意,你看吧!」。古拉恩釣上一條女人魚pingpingen很得意。心情很快樂。他們的目的地,因為風向的關係,船的位置變動了。深度有九十米。路上標誌也走樣了。海底的魚都是小石班魚紅色的。族語叫aponomang,為男人魚,亦老人於專食。再也釣不到女人魚pingpingen。他們沒更換漁場,繼續釣紅石班魚。不雁為得多條小紅魚,便下三隻魚鈎釣魚。有時,他釣上兩條紅石班魚。「怎麼會有兩條魚上鈎?」古拉恩看到不雁每次下魚鈎,都會有兩條紅石班魚上船說。「其呱呱!」不雁開玩笑地說。這句話是捕魚常用語,得意的意思。古拉恩不知道為什麼會釣兩條魚,自己也不動自痴的腦袋。只用一鈎一魚的收穫方式釣魚,不雁放魚的魚倉內,有三分之二的位置,都是小紅石班魚。而古拉恩僅是幾條白色女人魚和不到十支的小紅斑魚。

        之後,古拉恩正在專注魚線時,感覺有魚上鈎,便用力地拉上三下,時 在確認是否是大魚的傑作,果然沒錯,感覺上如鈎住石頭般地重。之後,他就慢慢地拉上魚線,恐魚拉斷接上鈎的魚線。古拉恩拉魚,他有一種警示的口音,e-e-a-a-an-~~~。他這警示口音的意思是看吧!我在拉好運的魚。其他漁夫是很謙 卑的行動拉魚,只有古拉恩就不是這樣的人。「其呱呱!呀呀無雅根!(母語),其意是你是大拇指,我是小指頭。」古拉恩知道他得意思,不理會不雁,繼續拉自己的魚。不雁看古拉恩魚動作,便明白一定是大斑魚上鈎的。他不去專注自己的魚線,是否有魚上鈎,而注目古拉恩魚的表情。心裏才想古拉恩上鈎的魚,到底是什麼魚類。

        後來,古拉恩覺得拉的魚快上船了,就伸頭往海面注視自己的魚鈎,心想,這次拉的是什麼樣的魚。之後,他輕輕地提起魚鈎,根本沒想到,上船的不是魚,而是一個熟黃的橘子。魚線拉上船時帶上一個熟黃的橘子,他一直提起,不敢放下船內。不雁看了也發呆地看著上鈎的橘子,不知如何才好。「你怎麼可以釣上黃橘子呢!,這不是好玩的東西,不是你家有問題,就是我家不吉祥。」不雁對古拉恩說。古拉恩沒回應,只呆坐不知要說什麼地搖搖頭知道自己從小到大,從來沒釣過橘子。早期的雅美族社會文化,沒有聽說過船釣黃橘的故事傳民間,只聽過釣到豬、羊、貓,狐狸等動物。所以這篇近代故事(船釣黃橘)是族人的特別神話故事,九十米深的海底,哪有黃橘子可釣。

        後來,這兩個人,沒什麼憂慮。照常釣魚。雖然他們明白有不吉祥的後果,可是他們不以為然事以到身上了。過了不久,中午他們肚子餓了,就把釣上的黃橘撥開兩半,一人各吃一半充飢。不雁說;「不可思議的是,黃橘在海中是浮的。根本沒有理由在海底。如是這樣的話。海底也有住人類種橘子樹了,不然在九十米深的海底,那有黃橘的存在。而且我們還把它吃到肚子裡,味道就是橘子,和山上種的橘子,根本沒有兩樣的品味。」我們聽了他講的這篇故事。就像住在世外桃園了。神奇的故事,現在文明社會是不存在了。

        他們返航回到家時,最先注意的是家人是否平安無事?這兩怪漁夫到了家後,家人都很平安無事。除了古拉恩是個啞巴,不會說話之外其他人平安無事一樣。之後不雁把今天船釣黃橘故事,一字不露地告訴了父母親。他父母親聽了,沒有什麼回應,明白早期古人文化,沒有這樣的怪故事聽到。也不顧之後會發生什麼事,只喝新鮮魚湯。不雁也嚥下了這篇近代雅美人的神奇故事,安然地度過中年生活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iyapenjipeaya 的頭像
siyapenjipeaya

蘭嶼樹人夏本奇伯愛雅(周宗經)

siyapenjipe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