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蘭嶼國小之六年級期間,老師揀選了我們幾位成績好的同學,作為繼續升學,共六位同學,蘭嶼天主教紀守常神父甚為關心雅美兒童教育,畢業後,那留校的六位同學由紀神父要我們到蘭嶼國小考試,那時,有級任老師負責分發考卷,紀守常神父負責監考,那天,我們考完試,就自行回家了,僅留下老師與神父批改我們的考卷。

當時,因為父母心不要讓我到台灣唸書,說我一個孩子怕回不來,一來沒有人扶養我們(父母),其二是重要關鍵,於是我們考試時,我數學考零分的成績,之後,老師與紀神父不知如何研究完成的成績。

後來,過了幾天,紀神父帶出去三位考上高中職的同學,另兩位沒考上就放棄他們,過了一段時間,級任老師又到我們家找我到學校,我去時,學校又有紀守常神父在內,我坐下之後,紀神父問我說:「你考的算數是零分,真的你不懂嗎?聽老師在說:你在班級算術最好的,為什麼要考零分,其他科目都是一百分的成績。」我回答說:「因為父母親不讓我到台灣讀書,沒有人扶養他們,父母親僅生我一人他們的孩子。」紀神父又對我說:「你可以唸師範學校,六年後就可以當老師,這樣不是好孩子養父母親嘛!你現在這麼小,怎能有力量扶養父母親呢」之後我沒回答神父,一心想父母不讓我去台灣唸書,但是我一直把神父的話放在腦部翻來翻去地思考,說,也對呀!我年紀這麼小,才十五歲,能為父母做什麼事,師範學校僅念六年的書,就可以當國小老師,我想是可以以後,就有吃不完的白米,用不完的錢,又有衣服可以穿,,這不就是達成,父母心意嗎?於是我答應紀神父去台灣唸書,之後,神父和老師得知我意願,便要我重考算術,考完後,交給老師批改,得知是滿分。

那天,一大早赴母親去山上的田裡工作,根本不知道我要去台灣唸書。我考完算術科目後,我就跟神父一起到東清,以前沒有車子上路,我們走山路,一直往東清那裡去,那時,是海平浪靜。我們到達東清之後,大約時間是下午三點了。貨船已經下了東西,只等台灣的人上船,還有貨物運去台灣。做這樣工作的人,都是山地青年服務隊(雅美青年)。他們有上船下貨的小山舨工具。我和紀神父以上小山舨了,坐船首位,而我剛坐上山舨中間,還沒坐下來,我父母親兩人一起上小山舨拉我下船,他們摸我得雙手,我就很快下船了,我和父母親很快離開了現場。再推船的山地青年服務隊,眼睜睜地看著我和父母下船。再船首坐著紀神父也沒有說什麼,雙眼注視我們離開。

我們上路時,父母對我說什麼,他們只有趕路回家,因為時間很晚了,父母親已經是老人家了,走路不是年輕人快,走了好久的時間,到達我們家。之後他們做家事,沒有對我說,為什麼去台灣唸書一事。在家裡安靜工作。

當時,如果我已經上船開走了,父母親不可能帶我回家的,非常奇妙的是為什麼我剛上小山舨內,父親就到達攤頭上,而拉我下船,當然這世上主的安排,感謝上主的愛。

上主知道沒有人扶養我年老的父母,平常父母上山工作,都是很晚才回家,僅這天早回家,這也是上主的安排,從紅頭到東清部落,走山路字很遠的,老人家走不是很快,但上主的愛,使我還沒上船之前,父母就走到現場,上主的大能,沒有人能阻止的,人們不可想像的事。

那時候我才十五歲,沒想到那麼多的事,也不是明白是上主的安排,到了現在逐漸認識上主後,才體會到上主的大愛,非常感謝上主愛我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iyapenjipeaya 的頭像
siyapenjipeaya

蘭嶼樹人夏本奇伯愛雅(周宗經)

siyapenjipe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